Chapter 271 引荐

        李傥坐在赵茹雪身边搂她道:「好了,以后有我亲你你哭啥!我哪点
比不上我哥?高比他高,壮比他壮,子就更不用说了,我可是村里的潘安啊!」

        赵茹雪没有理会李傥,仍是低头抽咽。

        李傥又道:「哦,顶多算没他那么有钱。不过那是因为他掌控村里的
一切,如果换作我我也一行啊!」

        赵茹雪没好气地道:「你算了吧,你哪来那的能力,中学都没毕业的
人能跟你哥比!」

        李傥不服气道:「你看,他不在我一能行。我不是刚和贺总谈成了
一单生意嘛,没了他我也行的!」

        赵茹雪心里一直看不起李傥,此时哪会相信他还能谈什么生意,脸上全
是不屑的神色。

        李傥又道:「反正哥他杀了那妓女,恐怕是有阵子回不来了。贝儿,
你以后就跟我行了,一切和从前一。长辈的事我说一声就行,你不用心!」

        赵茹雪又再默然,李樘和小翎的事虽然让她难受,但是以她自己所知,
恐怕事情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李傥继续道:「你的门卡我先拿,反正你一般用指纹开锁的,也用不
了!」他此刻俨然已把自己当做了这里的主人,好像李樘已经判了有罪一般。

        赵茹雪仍是沉默,一言不发地只是不断地用水泼自己。而李傥稀里哗啦
地洗了洗后,就过去想亲一下赵茹雪。

        「你别这!」赵茹雪扭开了头,用手顶李傥。

        「呵呵!还害羞吗?」李傥也不急,自个儿爬了起来道,「这两天我要
和贺总谈谈合作的事,就不陪你去首都了,你和梁律师去吧,有什么急事就打电
话给我。」

        李傥走后,赵茹雪在浴缸里泡了很久,很久,直到手指上的皮肤都明显
地浮肿起来她才爬了起来。

        赵茹雪的家算是梁山市里的高档住宅了,面积大装修豪华,可是此时的
她偏偏觉得这里有如监狱一般,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一切。

        赵茹雪不想再待在家里,上了一层淡妆盖住了自己的哭得红肿的眼睛,
换上一套便服就下了楼。

        当赵茹雪走到小区的一个转角时,一个人从旁突然蹿了出来,和她撞了
个满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赵茹雪的人赶紧道歉,「真的抱歉,我急
赶路,没……姐,怎么是你?」

        赵茹雪一看,撞她的人原来是很久没见的小雪。交谈之后赵茹雪才知道
小雪的男朋友最近转职到了这个小区任保安,小雪是过来找她男朋友的。

        小雪道:「其实你也知道,因为我老公以前部队领导的照顾,所以经常
去那个康医院做理疗,今天不知为何收到医院一份十万块钱的欠费单!」

        「十万块?」赵茹雪安慰道,「不可能有这么的欠费单,你赶紧去找你
……哟,升级成为老公了,嘻嘻,赶紧问问吧。不用太心的,我相信肯定是医
院搞错了!」

        小雪道:「我也不清楚啊,但是里面写得很详细的,所以急急忙忙地赶
来找我男朋友!」接她也不多话,很快就辞别了赵茹雪。

        小雪的老公就是之前那位部队退役的男朋友,叫做王大刚,此时刚好关
了手机在巡逻,小雪费了一顿工夫终于找到了他。

        「大刚,你看看这个,我今天刚收到的!」小雪神色紧张,急不可待地
把信递给了王大刚。

        王大刚看了看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啊,当时张师长说我立过功,退
役了也可以享受医疗福利,也没提钱的事,反正就让我有空就过去得了,我还不
知道要收费的!」

        「什么?只是张师长说吗?我还以为就是部队退役的福利!」小雪不解
道,「那你赶紧找张师长问一下吧!」

        王大刚道:「行行行,我下班了再找他吧。不过说实在的和他也有段时
间没有联系了,他应该没换电话吧!」

        小雪了一跳道:「你赶紧打吧,问清楚这事情。你没看到那账单吗,
十几万啊,我们上哪去找去!」

        王大刚一拍脑门说:「也是,怎么这么多钱,看病也不用那么贵嘛!」

        很不巧的是,张师长的手机竟然处在关机状态,王大刚也是计可施。
在小雪的催促下,王大刚开始找以前部队的战友询问。

        花了约莫半个小时打了好几个电话后,王大刚终于得到一个有关的消息,
就是张师长被双规了。

        小雪满脸焦虑道:「双规?怎么会这?那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王大刚道:「没事,可能不是真消息,我再打电话问问吧。对了,我可
以直接打到部队里问问就知道了!」

        结果很不幸,部队那里说张师长已经被抓了,而且还告诉王大刚连报纸
和网上都有这个新闻。小雪赶紧掏出手机,很快就和王大刚确认了这位张师长现
在已不可能联系得上了。

        「那怎办?看起来你那师长是真的被抓起来了!」小雪一跺脚,「你赶
紧请假跟我去医院跑一趟吧,希望能看看是不是医院搞错了!」

        王大刚傻乎乎地道:「对对,一定是医院搞错了,不可能要那么多钱嘛!」

        两人于是乎就往康医院赶去,但是找不上人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欠费就缴费呗,哪还有什么问的,你自己看病不清楚吗?」,
「账单上是你的资料就对了,电脑不会错的,要错也是发错单子了!」

        在医院兜兜转转,小雪两人得到的答复都是让她们尽快缴费而已,让她
们紧张不已。

        到了下班的时候,王大刚突然看到了一位医生,他记得当年张师长是认
识这位医生的,赶紧追了过去。

        那位医生道:「呵呵,小王同志啊,我劝你还是尽快把费用缴了吧。你
看,账单上清清楚楚地列这几年你做的项目,不会错的!」

        王大刚好像受了委屈道:「不是,这不应该啊,我只是、只是,那些机
器扫一下,还有按摩一下而已,怎么变成十万块钱了呢?而且张师长不是说过会
负责的吗,我、我……」

        医生严肃道:「你还提张师长干什么,他的罪名都已经坐实了。老实告
诉你,现在医院正在审查他贪污的罪证,你如果不缴费我看下一个被抓的就是你
了!」

        「什么?」王大刚和小雪犹如遭受当头一棒,两个人都是失魂落魄的
子。

        回到家里,小雪奈地问:「现在还有什么法子呢?我们平常就寄了不
少钱回家里,攒的也不多,现在哪找这些钱还给医院!」

        王大刚道:「我们不是刚寄了钱回去准备结婚用吗?要不……要不……」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结婚了?」小雪跳起来道,「你、你这不是
欺负人吗,我们明明已经注册了嘛,只是回乡下补办婚而已,那、那现在算什
么?」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结婚!」王大刚急道,「我、我只是……唉
……我、我怎么可能不想结、结婚呢!」

        小雪道:「就算把钱拿回来又怎,我们、我们能用的钱也不过是三、
四万而已,怎么、怎么可能用来还钱!」

        王大刚开始紧张道:「还不上?难道会来抓我吗?我可和张师长没有什
么联系的呀,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

        小雪道:「现在就别指望你那师长了,还是想办法自己解吧!」

        王大刚奈道:「那能有什么方法,就算找人借也得找到有钱借给我们
的才行啊!你也知道我们俩家里的环境也不好,你父母还长期需要养病!」

        「乡下那边应该是指望不上了,要不我看看梁山市这里有没有可能吧!」
小雪皱眉头,抬头想了一会儿道,「要不我们试一下贷款吧!」

        王大刚道:「贷款?还房贷可以贷款我是知道的,还医院的钱也能贷款
吗?」

        「那有什么办法!」小雪一跺脚道,「先试试再说吧,银行可能是没希
望了,找些贷款公司总该可以了吧!」

        王大刚道:「那不会变成高利贷吧?听说贷款要抵押或是保什么的,
我们也没有,怎么贷?」

        「那……」小雪想了一想道,「我老板应该可以吧!他人挺好的,之前
我干了一个月就给我加了不少薪水了,对我一直都挺照顾的,他应该没问题的!」

        王大刚脸色好像有些不悦,嘴角微微颤抖了几下,最后还是低下了头没
有说话。

        于是随后小雪趁贺老板来超市巡视的时候就把事情说了出来,贺老板
显得有些意外道:「还有这的事?这吧,你把账单先给我看看。我是怕你们
不熟悉梁山市的治疗系统,搞错了还不知道!」

        小雪听到贺老板如此说,心里觉得这事有戏,赶紧就和贺老板约好明天
把账单给他看。

        「看起来还真没有什么问题!」第二天贺老板认真地看医院的单子道,
「这间医院本来就是收费贵的,而且你先生隔三差五地就去接受治疗,用的还是
进口药,这价钱还真的不算太离谱,没啥大问题!」

        小雪奈地道:「唉,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原来以为是部队福利,结
果现在张师长找不,部队也不承认,真是把我们害惨了!」

        贺老板搂小雪的肩膀道:「别心,钱是小事,不难解的!」

        小雪道:「对于老板可能是小事,但是对我们来说就是大事了,现在也
不知道能不能贷款解,所以希望老板您能当我的保人!」

        贺老板笑笑道:「呵呵,这事好说。保人什么的我实在是没什么所谓
的,别说保人,就算是让我把钱直接借你也是可以的!」

        小雪喜道:「真的?那太谢谢您了!老板,你人真好,真的太谢谢你了!」

        贺老板道:「你先别谢我,借钱是小事。不过我认为呢,这事你们也应
该吸取教训,做人应该脚踏实地,不能贪图一些小便宜的!」

        「对对对,老板您说的是!」小雪一个劲地点头,现在好像贺老板说什
么对她来说都是对的。

        贺老板顺小雪的肩膀而下,很快就握她的手道:「授人以鱼不如授
人以渔,与其直接把钱给你还不如给个机会你自己争取一下!」

        小雪被贺老板的话吸引,根本没管自己的手被握,她好奇道:「老板,
您这是什么意思呢?」

        贺老板道:「我的意思是以你的表现应该有个更好的舞台,屈就在我这
小店里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小雪了一跳道:「老板,您这是不要我在这打工了吗?」

        贺老板拍拍小雪手背道:「来来来,先关了门,我们坐下慢慢谈!」

        于是小雪依言关上了门,接就和贺老在店里坐了下来。

        贺老板道:「老实说,我觉得你应该能有更好的机会的。在我这干肯定
就是暂时的,你还年轻,人也长得水灵灵的,应该属于更大的舞台!」

        小雪有些不好意思道:「老板你说笑了,我书也读得不多,有什么素质
啊!」

        贺老板道:「不不不,你可别小看自己了。不怕对你说,我其实有不少
朋友,可以推荐你过去试试。一旦他们看上了你,十万块钱一下就回来了!」

        小雪一激动,紧握贺老板的手道:「老板,您不是开玩笑吧,我、我
一个刚从乡、乡下出来的,哪有什么机会啊?」

        贺老板搓小雪手背道:「我说行就肯定行的,这吧,只要你拿到机
会,医院钱的事就交给我吧!」

        「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对于此时的小雪来说,还上医院的钱可是
头等大事,她心里马上就默默地对自己说一定要把握住贺老板的机会。

        当小雪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凌晨12点了,王大刚早已睡下,因为他明天
一直就要去上班了。

        虽然知道王大刚早睡,但是小雪还是按奈不住兴奋,摇醒了王大刚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的事贺老板答应忙了!」

        「什么?什么?解了?」王大刚半眯眼睛,嘴里不清不楚地说。

        小雪道:「是啊,他还说介绍我新工作,人工应该还不错的!」

        「好……好……那就好!」王大刚依然是神志不清的子,分明还在睡
中没有醒来。

        小雪也不管王大刚了,自个儿地兴奋个,洗漱完后躺在床上良久都
法入睡。

        两天之后,在贺老板的安排下,小雪来到了一个地下室和一位叫做田满
的摄影师会面。

        「来来来,之前也介绍过了,这位就是小雪!」贺老板拉小雪的手,
把她引荐到了田满面前。

        田满也不说话,煞有介事地围小雪转了两圈道:「还行、还行,不过
呢……可能拍摄的路子不会太。当然咯,如果客户喜欢,说不定也会成网红的!」

        贺老板道:「不要紧,先试试看嘛,等你满意了再说!说真的,小雪人
好看又聪明,我可舍不得让她走的!」

        田满笑道:「那可不一定你说了算的,要是小雪一下子红了,贺老板你
恐怕也是拴不住她的!」

        小雪在一旁听,心里感到甜滋滋的,想像如果自己真的当上了模特,
应该收入比现在好很多的。

        贺老板和田满聊完后没有停留,很快就自个儿离去了,留下了小雪和田
满继续试镜。

        田满道:「相信贺老板也和你交待了,我们现在主要是接客户订单而拍
摄,模特和内容都是客户,有单子才开工的,刚好适合你赚些外快!」

        小雪道:「嗯,没问题,我了解的!」

        田满道:「这吧,今天我先你选几套衣服,你穿上拍些照片试试,
然后我会把这些照片在客户选模特的时候给他们看,如果被选中了我就会通知你
的!」

        「好的,我没问题!」小雪的眼睛里闪光芒,满脸都是期待的神色。

        没过多久,田满就找了好些衣服出来,让小雪自己挑选一些穿上试试。
随后田满就给每套衣服都拍了不少照片,弄了三个小时才停下来。

        「还行,以第一次来说你的表现算好的了!」田满在电脑随意地翻看
刚才的照片道,「这吧,我选几张好看的打印出来给你带回家欣赏一下,其它
的你就等我消息吧!」

        小雪之前哪有机会尝试这子拍照,拿田满给她的照片左看右看,高
兴得不想放下。

        虽然表情还是有些僵硬,但是小雪觉得从未见过自己有如此的美态,一
回家就把照片给准备上班的王大刚看。

        王大刚听完小雪的事,表情有些不悦,拿照片瞅了两眼就放下了道:
「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事?你老板不会骗你的吧!」

        小雪道:「这有什么好骗的,又不是干什么事,就拍个照而已。且成
不成还不知道呢,还要等摄影师的通知!」

        「我说啊,拿那贺老板的钱还不如贷款呢!」王大刚认真道,「我总觉
得那贺老板怪怪的,不知道打什么坏主意!」

        小雪道:「好了,你还说,要不是你,我们会那么狼狈吗?老板说过两
天就把钱准备好,先把医院的事了了再说吧!」

        一说到医院的事,王大刚就只能聋拉脑袋,一声不响地听。

        小雪说了一通就道:「好了,我也要赶去上班了,等贺老板把钱借了给
我们再说吧!这事不解,我真怕你突然被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