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4 赚钱

        众人见面寒暄几句后,贺老板就道:「小雪啊,既然田摄影师说你没问
题,那我也就信了,毕竟我们合作了好一段时间了。反正钱我已经打给你了,你
尽快办妥你自己的事吧!」

        小雪道:「收到了收到了,我中午的时候已经查过了,钱已经到账了,
谢谢您!」

        贺老板道:「你一直在我店里工作,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这个借条我
就懒得写了,不如直接在你的模特工作合同里写扣钱给我就好了!」

        小雪心里一喜:「什么?借条都不用吗?」

        贺老板继续道:「这一来你也可以放心,这可以保证你一定在田摄影
师这里有工作,不用心还钱的事对吧!」

        田满在一旁道:「好说好说,你们看,我已经起草了合同,没问题签个
名就成!」

        小雪仔细地看了一下,合同里写每个月要至少拍摄10次,五千的收入
偿还给贺老板,如果增加了拍摄次数的收入小雪可以自行选择还钱还是自己留。

        「什么?10次就可以还5000吗?拍摄时间还只是4 小时!」小雪其实有
些吃惊,「就算一次是拍一天,等于10天就有5000块,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工作?」

        贺老板笑道:「我没有问题的,反正每个月有5000块就好。小雪你放心,
你是我的老员工了,利息什么的就算了,只要你用心给我工作就好!」

        小雪一个劲儿地点头道:「我会的我会的,我一定好好工作的老板!」

        贺老板搂小雪肩膀道:「放心吧,你行的。你看,现在合同都清楚地
写了,拍摄次数也有,不用心的。这比写欠条好多了,写欠条多伤感情啊!」

        小雪心里是感激不已,毫不犹豫就在合同上签了名,接就辞别了贺老
板和田满赶回家想把好消息告诉王大刚。

        不过小雪还是迟了一些,她回到家的时候王大刚刚好离开去上班。

        「算了,等他回来我也睡了,我起来的时候他还睡得正香,等明晚一切
都办妥了再说吧!」小雪想了想,就不赶把消息告诉王大刚。

        到了第二天大清早,小雪就悄悄地爬了起来赶往了康医院。把医院的
账单结了后,小雪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将近中午。

        这时候王大刚也醒了,看见春风得意的小雪不禁问:「怎么今天那么高
兴,有什么好事吗?」

        小雪挤了挤眼睛道:「当然有!」随后她就把和田满签约的事还有还债
的事告诉了王大刚。

        王大刚愣了一会儿,反而有些不开心道:「钱还了是没什么不好,但是
这贺老板……还有什么签约的事……我、我觉得……不妥!」

        「你干嘛这个子!」小雪也有些不高兴道,「我什么都你弄好了,
还不用你干什么,你有什么不高兴的!」

        「我就是觉得去拍那些什么的不妥,缘故地有什么好拍的,还在人
家面前弄来弄去的,成什么子!」

        「你懂什么,那些是模特干的事,当然要摆姿势啊!」

        「总之我就不喜欢你干那个,要不跟贺老板说你不拍了,我们另外还他
钱!」

        小雪不明白王大刚为什么会那么固执,觉得自己的一番好意都白费了,
不禁有些恼怒,声音也大了起来道:「不拍?你傻啊?拍那么几次就有五千块了,
你去干什么有这个收入?」

        这话在王大刚耳里听起来分明有瞧不起自己的意思,顿时也硬地道:
「哪有那么容易的工作,人家什么给你机会。而且你管我的事干什么,我自己
的债我自己背好了!」

        「背?你背得动?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腰不好!还有,你要是能行也不
用我操心了!」

        「我怎么不行了,你说!我怎么就不行了?」

        「你行你还钱啊,钱赚不了几个,还老是这个那个的,你有空想想
怎么赚钱吧,别浪费时间在其他人身上!」

        「我、我……」王大刚一时语塞,干脆夺门而去道,「我上班,现在就
去赚钱!」

        小雪跺了跺脚,也没管王大刚,任由他去了,好一会儿她才自言自语道
:「他不是要上夜班吗,怎么那么早出去的?」

        不过小雪也没多想,因为她自己也要赶上班。昨天因为签约的事小雪
已经休了一天,今天她要回超市上下午的班,从下午两点半到晚上十一点。

        等到小雪下班回家后一看,王大刚依然没有回来。此时之前和王大刚斗
嘴的气也消了,小雪就想:「那家伙是要上夜班的!算了,明天一早弄些好吃的
给他,让下班后马上可以暖暖肚子吧!」

        于是小雪特意在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准备好了热烘烘的早点放在保温盒
里就往王大刚那儿赶。

        王大刚上的是夜班,早上八点下班。小雪走入小区的时候刚过七点半,
天色已经全亮,远远地就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有些鼓噪地聚在了一起,不知道发生
了什么事情。

        「快叫人啊,叫人啊!」

        「报警报警!」

        「你不是保安嘛,想想办法啊!」

        随小雪走近人群,她已经能听到众人的声音,而且她还发现全部人都
是一致地抬头往上看,原来人群旁边的楼顶上正站一个人。

        小雪也是了一跳,赶紧快步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她走到人群
边上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保安的背影站在了人群的中央用对讲机说什么,像是
王大刚的子。

        就在这时,有一部分人惊呼了起来,紧接四下又顿时安静了下来。

        小雪随之抬头一看,只觉得眼前一闪,然后就是「嘭」地一声巨响。

        人群立刻又再发出了尖叫声,有的往中心靠拢,有的则赶紧掩面离开,
同时议论声又再响起。

        「赶紧看看那保安,看有没有事!」

        「疯了吧,跳楼还想去接!」

        「有没有脑子啊,那么高跳下来还过去!」

        「应该是救人心切吧,但是也要考虑一下情啊!」

        「赶紧看看救护车来了没有,可能还有救的。」

        「什么情?刚才的是大刚吗?」小雪虽然听到了议论声,但是不确认
发生了什么。

        最糟糕的是小雪相信刚才自己看到的背影就是王大刚,而她只能浑身发
抖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勇气去证实。

        就在同一时刻,几个保安飞奔而至入了人群里。

        「大刚,大刚,你醒醒!」

        「你、你……怎么这去救人啊!」

        「救护车到了没有,到了没有!」

        「大刚啊大刚,你怎么会这子啊?救人也要看情啊!」

        从一众保安的声音就已经足证明刚才站在人群里的是谁了,小雪瞪大
了眼睛不敢走近,只见两行泪水不断地流出,滑过紧闭的嘴唇,一直往脖子下面
流去。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挽小雪的手道:「你怎么在这,怎么啦,发生了
什么事?」小雪回头一看,原来是赵茹雪。

        原来昨晚赵茹雪和李傥在外胡天胡地了一夜,今早才刚回家。安顿了李
傥后赵茹雪下楼准备找些吃的,被人群吸引而来。

        其实赵茹雪要比小雪晚了一些走过来,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很快
就从混乱的现场明白过来。

        「别激动别激动,那个保安就是你……」赵茹雪搂小雪的肩膀道,「
先冷静下来,待会儿救护车来了我陪你去医院,别心!」

        又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才姗姗来迟。不幸的是,救护人员当场就宣布两
人都没救了,直接裹上了白布。

        小雪看王大刚的尸体被抬上了车,只觉得天旋地转,直接就晕倒在赵
茹雪怀里。

        等到小雪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旁边陪她的是赵茹雪。

        小雪用力地抓赵茹雪的手问:「大刚怎么了,是不是没事了,是不
是医生说他没事了!」这时的小雪好像完全忘记了救护车医生的话,只是一脸渴
求地看赵茹雪。

        赵茹雪看小雪的子,实在是不忍直言,只好道:「没事,没事……
你、你先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再说!」

        小雪一咕噜爬起来道:「我没事啦,走吧,快点带我去见见大刚!」

        赵茹雪奈道:「好好好,不过你先冷静一下,我再把事情跟你说清楚!」

        可惜没等赵茹雪张口,门外突然闯入一个护士道:「王大刚的爱人对吧,
醒来了就好,赶紧过来一下把你先生的后事处理了,另外把费用也缴了吧。」

        小雪愣了一下,突然又「哇」地一声啕嚎大哭起来了。

        赵茹雪恼道:「麻烦你照顾一下人家的情绪可以吗?还尽说什么缴费的!
你看,碰上这等伤心事,你消停一下好吗,待会儿我会陪她来处理的!」

        如此在医院弄了大半天,赵茹雪终于小雪处理完了王大刚的事。看见
小雪情绪不大稳定,赵茹雪就道:「妹子,要不你先过来我家坐坐,反正我一个
人在家也闷,有你和我说说话挺好的!」

        小雪此时还哪有主意,没有点头也没有说不,只是随赵茹雪而行,一
边走一边嘴里重复:「是我不好,我不该和他顶嘴的……是我不好……」

        赵茹雪对此也有些慌了手脚,毕竟这是十分悲痛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该
如何处理。

        回到家后,赵茹雪想起小雪是替贺老板打工的,赶紧让李傥通知贺老板,
并且请了三天的假。

        赵茹雪又害怕小雪会干傻事,于是就把她留在了身边,让她在自己家里
待。李傥看要对个愁眉苦脸的,也懒得过来了,就让赵茹雪自己处理。

        一晃三天过去了,小雪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赵茹雪本来还想留小雪
多住两天,不过在小雪的一再坚持下,只好让她离去。

        小雪其实也没有回家,她也不想回去,直接就到了超市里。贺老板好像
知道小雪要回去似的,已经在店里等候。

        「那么早回来了,要不多请两天假怎么?」贺老板语气十分地温柔,
「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说哦,别自己憋知道吗!」

        小雪道:「不用了老板,我会照顾自己的,放心,我今天可以上班的!」

        贺老板道:「没事,我早已经请了备用的人,你真的不用心的。」

        小雪看了看店里的新人,突然眉头一皱道:「老板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来
上班了吗?我真的没问题的老板,而且工作还可以让我不用多想其它的事。」

        小雪的言下之意就是用工作来麻醉自己,如果自己一个人待怕是又想
起王大刚的事来。

        贺老板领小雪走入了办公室拍了拍她肩膀道:「放心,我不会因为你
家里发生了事就辞退你的。如果你真的想工作,我建议你多找找田摄影师!」

        「老板,我知道我还欠你钱,我一定会抓紧时间的!」小雪脸上全是紧
张的模道,「只要有模特的活,我肯定可以干好的!」

        贺老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其实这几天你回来店里我还真怕你带
情绪,怠慢了客人就不好了。当模特的事不同,就你自己一个,笑容不就再
拍一张就好了对不!」

        看小雪的反应,贺老板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就接道:「
我们就这安排吧,我会和田摄影师交待的!」

        等到小雪刚和贺老板说完走出了办公室,赵茹雪就来到了超市。原来是
赵茹雪仍旧心小雪,因此来到超市里看看能不能碰上。

        贺老板因为留在了办公室里,赵茹雪没有留意到他。但是贺老板早就看
到了赵茹雪,还看她和小雪一同离开。看两人的背影,贺老板嘴角露出了一
丝笑意,回头就拨打了李傥的电话。

        「兄弟啊,地的事可真的是麻烦你了,两天后我们就正式完成交易了,
我保证钱会准时到账,放心。我已经约了个房间,那天晚上咋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的!」

        电话那头的李傥也是眉飞色舞的子,只懂得一个劲儿地说好。挂了电
话后,李傥就兴致勃勃地去提车了。

        「李先生,手续我们都办好了,每个月的分期付款我们会在你之前制定
的账号里扣的,请保证账号里有足资金就可以了。」车行经理点头哈腰地招呼
李傥,生怕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子。

        李傥正眼也没瞧上那经理一眼,摆摆手道:「得了,钥匙给我就好,文
件什么的就放车里行了!钱的事你就甭操心了,我说了下周就会一次付清的!」

        「轰轰……」随发动机的动,李傥的新车子马上发出了巨大的怒吼
声,这是一辆橙色的迈凯伦540C敞篷跑车。

        李傥也不多说,直接就把车子开到了联邦学院的门口,毫疑问,他要
找的人显然就是司徒佩。

        「嘿嘿,这回你就神气不起来了吧,我这迈凯伦怎么说也比你那保时捷
,论价钱还是马力,这叫做完胜,嘿嘿!」李傥心里的得意,干脆在校门
口直接按响喇叭把保安给吵了出来。

        那保安也不笨,一看这跑车就知道不是一般货色,赶紧笑走到驾驶室
旁道:「您好先生,不知道您这是有何贵干呢?」

        李傥不耐烦道:「我找你们司徒校长,赶紧开门!」

        保安打量了李傥一番,脸上有些难色道:「哎哟,这位先生,我们领导
订了规矩,我不敢随便开门。请问您尊姓大名,我给司徒校长捎个话后马上给你
开门!」

        李傥也不便用,只好等,好一会儿才见那保安回来。

        「不好意思李先生,司徒校长正在开会,要到5 点才有空见您,要不麻
烦您再等等,先到附近逛逛!」保安拱了拱手,半躬身子退后两步才转身回了
保安亭。

        李傥也不生气,心里道:「嘿,小娘们,还给我摆谱呢!行,看我怎么
把你弄到手!」他看看时间,离5 点还有一个多小时,于是就开车到附近溜达。

        李傥有意要显摆一下,不时地把车开到一旁缓慢而行,看旁人羡慕的
眼光不禁洋洋得意地笑。等到大概还有一刻钟到下午五点的时候,李傥就再次
回到了联邦学院门口。

        「不好意思李先生,不能把车停在大门口这儿!」刚才那保安很快走了
过来指了指一旁的车位道,「麻烦把车停到访客位置那里!」

        李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保安已经走了。

        「这是什么话,刚才还没这么一说啊!」李傥有些来气,直接按了两下
喇叭。

        那保安也没理李傥,只是朝他伸手指了指,意思就是让他把车停好。

        「哎呀,这家伙,欠揍吗?」李傥怒气地走出车外赶到保安亭问,
「你几个意思?赶紧开门让我进去,不是跟你说了我找你们司徒校长吗!」

        「你不停访客那儿也可以的,因为司徒校长已经走了!」保安懒洋洋地
道,「校长还说了,以后并校的事让现任四里村的校长转告即可,不用麻烦你的!」

        「岂有此理!」李傥嘴角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但是看那保安的子丝毫
没有开门的意思,只好一跺脚悻悻然地转身而去。

        「这娘们,国外回来的就是有些不一哦!」李傥钻回车里想,「看起
来是匹烈马,不过等我把她驯服了,再搭上联邦集团和我们四里村联手,呵呵,
组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