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日事之绿在瘟疫蔓延时

2020-03-20

性手书生 yamatake1977


※※※※※※※※※※※※※※※※※※※※※※※※※※※※※※※※※※※※※※※※※


女儿今年5岁,小丫头挺机灵,就是咀巴不怎么管得住,三岁以后牙牙学语时就经常说出一些让人爆笑的话来,那观察力和机敏,感觉也是超越了这年纪,在幼儿,是班上的讲故事小能手。亲友都说是个天才儿童的料,我不以为然,只觉得那是父母能让孩子多探索,多尝试,他的身心成长自然就提升得快。

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我一直把这当网络段子看,可女儿的确黏我,最近更黏,似乎渐渐长大,同性相斥,不太喜欢跟她妈,也可能是缘分吧。最近,我刻意多花时间来跟女儿相处,带她去看,去玩,去吃,只要她喜欢。都说女儿要富养嘛,所以,只要我觉得不会影响她三观的,我都力所能及地满足她。

因此,女儿也越来越跟我亲近,在跟我单独一起的时候她竟然会说出很多她见到的事物,提出各种问题,更加能说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见闻,比如说半夜听到家裏有怪物在走来走去。我想,对小孩来说,夜晚是神秘的,带对世界的未知与不安,有所幻想,一点不奇怪,但随着她说的事越来越多,我发现家裏出现了些不寻常的事情,虽然童言忌,可总不能空捏造出那种种事情,说信以为为真吧,单小孩咀巴说的,我是真伪难辨,感觉自己进退两难!


一切从吃鸡开始~

有一天接女儿放学,我一把将她抱起就往停车的地方走,她劈头盖脑的就跟我说她要吃鸡,我马上答应带她去吃,问她要吃什么口味的,女儿说不是吃咀里的,是用手机玩的,她说同学都在玩。我这才懂了,原来是那游戏吃鸡。

我就想引导她说:女儿啊,你也才五岁,手机游戏你还不适合玩》

女儿闹起来,说同学都在玩。

我说:这种游戏没什么营养,玩起来也学不到东西,还不如爸爸妈妈带你去动物看看动物好玩。

女儿一下就来了个让我突兀的反驳,说妈妈跟爷爷也在玩,还一起玩呢。

我奇了问:妈妈跟爷爷打手机游戏?

女儿马上补充道:是呀,你不在家的晚上,我总听到妈妈跟爷爷说要吃鸡,爷爷说好呀,等下开黑。

开黑?我当时没听明白,就问:什么是开黑?

女儿是乎也半懂,但想是为了让我相信,她又说有时我在家时妈妈和爷爷也玩吃鸡,但她们会在我睡或忙工作时到屋顶去玩。

在楼顶打手机游戏?

女儿若有发现的说:是呀,爸爸在的时候,爷爷找妈妈吃鸡,妈妈会说打野,然后就一起到楼顶晾衣服去,每次都好久才下楼。



海参和鲍鱼~

有一天,在幼儿园把女儿接回家的路上,女儿一直嘟着咀,我以为她有小情绪,就故意找话题哄她开心,我说妈妈今天晚上做了好吃的,女儿却象再就知道一,马上快而坚的说我不想吃。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她在生妈妈的气。

我问:为什么生妈妈的气呀?

女儿说妈妈好小器的,有好吃的都不分享给她,妈妈不是好孩子。

我问:妈妈有什么好吃的不跟你分享呀,要是真的,爸爸批评她。

女儿说妈妈吃海参不跟她分享。

据我所知,我老婆并不喜欢喝海参,很喜欢吃花胶,说补充骨胶原。插一句,老婆虽然也是三十好几了,可天生子端美,年青时长得就是嫩,前阵子上映那我不是药神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谭卓跟我老婆长挺像,我倒不太觉得,只是老婆年青时的确有些天生丽质,里骨胶原似乎比同龄女性都多,从头到脚的肌肤油光滑溜,白嫩可餐,具说就是我岳母怀孕时经常吃花胶的原因。

听女儿说她妈吃海参,我就奇怪,问她说:妈妈什么时候吃的海参啊,她一个人吃不告诉你呀?

女儿说是呀,妈妈躲在厨房裏吃爷爷的海参。

爷爷平常最怕那鱼腥味,尤其是海鲜,一点都不碰,怎会突然在家里做海参呀!

吃爷爷的海参,是~爷爷做海参给妈妈吃吗?我问女儿。

女儿说就是会,爷爷是小器鬼,做了海参只给妈妈一个人吃!

我问: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女儿说说她今天一大早起床喝水,就看见爷爷跟妈妈在厨房灶台前站着,妈妈蹲在爷爷跟前,爷爷不停的对妈妈妈说吃,吃光,都给我吃光,然后听到妈妈那里发出巴嗒巴嗒,像咀巴吃冰棒那发出声音,吃了一会妈妈说~好多,又巴嗒了几下,就起来转身在灶台上拿过纸巾擦咀呢!

听到这,我不能不谨慎的再查问,就问女儿:妈妈吃的海参你有看到吗?

女儿说没有,爷爷是藏在肚子下,不让她看到,要妈妈他裤裆那吃的,爷爷一定是把海参藏到那里。

我就继续问她说:女儿呀,你没看见,你怎么知道是海参呀?

女儿说是爷爷问妈妈说今天的海参~嗯~壮不壮,好不好吃。

一听到这,我蒙了,要胡思乱想,又不能只听一面之辞,而且还是一个才五岁的小孩说的话,可女儿就越说越气了,抱怨说爷爷太偏心了,下次她有鲍鱼吃的时候不给爷爷吃。

鲍鱼?

我问:为什么你不给爷爷吃鲍鱼?

女儿说妈妈吃了爷爷海参擦干净咀巴的时候,爷爷从背后搂妈妈海参你吃了,鲍鱼我什么时候吃呀好儿媳?

到这,我陷入限的脑补之中时~

女儿突然问我说爸爸煮鲍鱼下什么面最好吃?

她这么画风一转的问,我又蒙住了,问她说:鲍鱼下什么面好吃,问这干嘛?

女儿边思索的子边说因为爷爷说吃鲍鱼的时候,妈妈转过身也搂住爷爷,像很听话的把头枕在爷爷肩膀上,她说鲍鱼给你吃,下面都给你吃!


爷爷的加油站~

谢谢,95,满上。汽车加油时,我对油站服务员说,油满后我回到车上,开车驶离油站。

车开在大路上,女儿还回头看油站那边,我以为她好厅,突然,她问我说爸爸,爷爷是不是也在加油站上班?

我笑笑说:爷爷都退休了,再说,爷爷本来是大夫,怎么会在加油站工作呢。

女儿马上又问那爷爷的房间可以给汽车加油吗?

开车的我没想到这没头没脑的问题发自何源?

我顿时觉得心卟卟的大跳起来,难道女儿又会告诉家里的一些不那么寻常的所见所闻?

我就先正经的回她说:爷爷房间不是加油站,怎么可能给汽车加油啊?

女儿满脸疑惑的说那~那天下午,为什么在爷爷的房间里爷爷跟妈妈说那的话呢?

我几乎一下急得要踩住煞车,定了下神就问:爷爷跟妈妈说什么话呀?

女儿说就是你刚才跟那加油的姐姐说满上呀!

满上?

「爷爷是怎么说的?你告诉爸爸。」我追问女儿说。

女儿边回忆边回说就是~爷爷好像很焦急的对妈妈说~说要出来啦,都往里面灌好不好?妈妈也像很急的说要,都进来,给我满上,满上啊!啊~好多,好满吖啊!爸爸~

「哎~怎么啦?」我问。

满上是什么意思呀爸爸?女儿问。

就是给汽车加满省油嘛。

哈哈...妈妈的小车又没开进爷爷的房间,她为什么要学你那说加满汽油呢,真奇怪!

我没有再多问,心里,满上那两个字,过去说和听都再平常不过,现在再听,又是法阻止的脑补,那句「都进来,给我满上,好多,好满啊!」是从女儿天真邪的咀里说出来,听进我耳朵里,脑海中不是那天真邪的画面!


睡前喝牛奶~

一天晚上,老婆外出饮宴未回。九点多了,和我玩了个多小时的女儿要睡了,撒娇要我跟她进浴室看她刷牙,刷了牙,女儿躺在床上,我正要给她讲睡前故事,她突然说想要喝牛奶。

我问她:刚才刷牙前为什么不喝呢?

女儿说在床上喝睡前牛奶会美容,人会长得漂亮。

我笑了,问她:从哪里听来的,刷牙后喝牛奶,然后睡觉,得蛀牙!

女儿闹起来,说我不懂,说妈妈都是那的。

我说:妈妈是大人,知道那会蛀牙,怎么可能呀!

女儿认真的说妈妈不想让我知道,只希望她自己一个人漂亮。

我笑说:你妈妈要是知道怎么能更漂亮也会告诉她贝女儿呀!

女儿说就是因为妈妈只想一个人漂亮,就像白雪公主里面的坏皇后那,怕白雪公主比她漂亮!

我说:你怎么那想妈妈呀?

女儿说没骗我,是因为妈妈妈是悄悄的在睡觉前喝牛奶。

我问:什么时候?

女儿说妈妈经常这,只是不一定都在床上喝,爷爷会给她放不同的地方,有时在房角落,有时在客厅沙发背后,有时在爷爷房间,有时在浴室浴缸边。

我问:是爷爷给妈妈喝的?

女儿说是呀,就在晚天晚上,她睡不,想找妈妈,看见爷爷在阳台品茶看报,正看见妈妈蹲在爷爷跟前,爷爷用报纸把妈妈的头挡,她走近时听到爷爷问妈妈今晚睡前牛奶浓了吧?妈妈没有回答,身子动了好几下后站起来,朝爷爷似笑似生气的瞪了一眼,然后用手拿过一张纸擦擦咀角跟爷爷说好多,吃不下了!

爷爷听了伸手摸住妈妈小肚肚说明天晚上用这里吃,更美容漂亮!妈妈伸手把爷爷的手打开,说了声老坏蛋,就转身走出阳台。


哎呀哎呀拨萝蔔~

一个周末上午,带女儿到一个儿童主题乐园去玩,里面有一个亲子驾车天地,有块几百平米的露天的水泥地,摆放十多辆电动小汽车, 造型都是山寨一些动画片的,大人和小孩能一起坐。

女儿要坐上那像猪猪侠又像猪八戒混搭的那台,10块钱五分钟,我直接给了二十块,买个十分钟,那车也真是只有小孩子受得了,一直重覆播着半首走调的儿歌,可女儿却听得投入,边听边跟着唱「哎呀哎呀拨萝蔔...哎呀哎呀拨萝卜...哎呀哎呀拨萝卜」

我听得不耐烦,又不能停了它,就扯话题分神呗,我问女儿说:这歌是不是幼儿园老师教你唱的?

女儿回答是呀。

我又问她:是不是很喜欢这歌呀?

女儿回答是呀。

我问:为什么喜欢呀?

女儿说因为爷爷也唱呀。

我问:爷爷跟你一起唱的吗?

女儿说没有,是爷爷自己唱的。

我问:什么时候呀,在家里,爸爸怎么没听到过呀!

女儿说那是爷爷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有唱过的。

我蒙了,心想,不会又是...然后我就忍不住往下问女儿:你听到的时候是哪天呀,当时爷爷跟妈妈在一起干什么呀的?

女儿说那是前些天的一个周六下午,她午睡醒来,找妈妈要水果吃,走出房间的时候听到爷爷房间有声音,听见爷爷在里面唱「哎呀哎呀拨萝蔔」,然后听到妈妈叫爷爷正经点,别像小孩子那样淘气。

爷爷笑了一声问妈妈那不是很像拨萝卜吗?妈妈像生气的那说你光是拨行吗老不修!
爷爷马上向妈妈认错,说对呀,不止拨,还得插呀!哈哈...看好咯,哎呀哎呀拨萝卜,嘿哟 嘿哟插萝卜。然后妈妈可能觉得爷爷唱得很搞笑就开心的笑起来了。

接女儿又问我说爸爸你知道什么是好棒?

我随便的就应她说:好棒就是说做事做得特别出色或者任务完成得很好,就会被称赞好棒啊!

女儿很意外的说可是爷爷唱那歌又不好听,妈妈为什么说爷爷好棒呢?

好棒,还有更来劲的!我就接问女儿说:这好棒又是怎么说的?

女儿回答说是爷爷开始唱那拨萝卜,插萝卜的时候呀,爷爷问~问妈妈舒坦不舒坦,妈妈就说进的时候特舒坦,爷爷像挺开心的又问那这呢,棒不棒,这呢棒不棒呀?听到妈妈像好难过的说棒,好棒,真棒,怎都棒。

听女儿说完这事,我总算忘了那首儿歌有多难听有多烦,十分钟很快就过去,女儿见车子停了,要下车,我马上招呼那服务员小哥过来,塞给他五十块钱说,再让我开二十分钟。

女儿高兴了,问我说爸爸你也喜欢开这车呀?

我随便应付说:是呀,这车好玩,歌更好听,听了能让人忘记很多事情。


咖喱鱼蛋~

有一个星期天,带女儿去澳门玩顺便买东西,排队时间长,过了关闸她就嚷要吃东西。

找到一家叫快活林的茶餐厅,坐下后她看见远处那一座,有个小男孩在吃咖喱鱼旦,就喴说她也要吃,我说咖喱有点辣,小孩子不要吃了,可女儿看见旁边的小孩吃的津津有味,她就硬要,表现得非吃不可!

我只好叫了半份,咖喱鱼蛋来了,她用叉子叉了一颗就放咀里,我告诉她要先尝尝浓汁的味道再吃鱼蛋会更好吃,她马上说她懂。

我就问女儿:你有吃过吗?

女儿说没有,是她看见妈妈吃过。

我问:妈妈什么时候吃咖喱鱼蛋,她没让你也尝尝?

女儿说妈妈不是吃咖喱的是吃爷爷的蛋蛋!

我一听马上有些坐不稳,但勉镇定了自己,心想说的可能不是我想的呢。镇定下来我再问她:爷爷是做了鱼蛋给你们吃吧?

女儿边吃鱼蛋边吞吞吐吐的回答说不,只有妈妈吃,妈妈吃的是爷爷裤子里的蛋蛋。

让女儿边吃边问那是什么情,女儿说我那天晚上没回家,她跟爷爷、妈妈三个吃饭,她很快吃饱了,要跟爷爷玩玩具,妈妈就让她在客厅看电视,看看,听到爷爷说要上厕所,过了一会看见妈妈也进了厕所。

我尬问道:爷爷身体不舒服上厕所,妈妈去照看他是吧?

女儿说她以为爷爷跟妈妈去玩躲,就去找她们,厕所门关上的,可是门合不严,她从缝隙偷瞄,想看爷爷和妈妈躲哪去了,看到爷爷坐在马桶上,妈妈蹲在爷爷跟前,爷爷用手将妈妈的头揿在他肚子下面,妈妈的头在轻轻的动,就不知道在干什么好玩的。

我想再发散思维提问,是问不下去!

女儿说那是听见爷爷问了妈妈一句,两颗鱼蛋香不香?

妈妈的头停了一下,嗯了一声,应了一句薰鼻子,辣咀巴,像印度咖喱。

爷爷就像很开心的说他特制的香辣咖喱鱼蛋要多舔舔再吃到咀里,待会拌上椰汁更好吃。

好在,我当时跟女儿坐一角落,旁边没人,可我也不敢再问了,怕她当众说出些什么特重口味的终究会让其他人听见。


打屁股会痛~

一天,带女儿到楼下社区的花散散步,在儿童游乐那里看到一个大妈正打一个在哭闹的小男孩的屁股,女儿看得出神,我以为她吓怕了,因为家裏从没对她体罚过,我就抱起她,往回走,不让她看,并一边引导她说不用怕,那个奶奶打小孩子是不对的,爸妈不会那样打你。

可女儿却不是怕,反而挺正经的问我说为什么妈妈喜欢打屁股?

我问:妈妈打你屁股了,什么时候打的?怎么不告诉爸爸呀,妈妈那是不对的。

女儿朝我甩头回答说不是妈妈打她屁股,是爷爷打妈妈的屁股。

我一听,先看看身旁有咩有别人,然后把女儿带到一边小树丛边,问她什么时候看见的,问是不是爷爷和妈妈在跟她玩?

女儿说不是不是,是爷爷把妈妈揿在浴室裏的浴缸边打的。

我就继续问女儿说:你是不是看错啦?

女儿又一通甩头说不是,她看妈妈只穿小内裤,露大屁股给爷爷打的,打得可响了!

我问:女儿然后呢?

女儿说她是偷看的,妈妈本来让她在房间里看画册,她觉得闷,溜出来想要到冰箱拿水果吃的时候看到的,她还听到爷爷问妈妈喜不喜欢打屁股,妈妈就说好喜欢,叫爷爷多打几下。爷爷可坏了,妈妈让他打他就不打,问妈妈为什么喜欢打屁股?妈妈说小时候被打屁股会痛,现在被打屁股会湿。

然后女儿就问我,爸爸打屁股哪里会湿呀,妈妈是在流泪吧?

我就顺水推舟说:是呀,打屁股会痛,当然会痛到流眼泪呀!

女儿问那是不是妈妈做错事了?爷爷才打她屁股呢?

我说是呀,妈妈也会做错事的,她挨打了,知道错了,可你要原谅她,别把这事告诉爸爸以外的人知道吗?

女儿马上点头答应。

我就亲亲她额头说:大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乖,爸爸带你买冰棍去。

说,我带沉重的心情抱起女儿买东西去了。



不要压税钱~

今年年三十晚,女儿看完那殃视春劫怜欢晚会才肯睡觉,那时她也昏昏欲睡了,我从客厅的沙发上抱起她,把她送进她房间,放到她那挤满毛公仔的床上,把她放平躺,盖上被子,我从口袋拿出一封红包推入她的枕头下。

女儿半眯眼问我这红包干什么放她枕头下面?

我说是给她的压岁钱,女儿突然显得很不喜欢的说不要不要,不要压岁钱。

我觉得好笑了,说往年都放压岁钱,问她:今年为什么不要呀?

女儿嘟咀说她不要被我压睡。

我一听更好笑了,以为她似懂非懂,误会压岁是压睡,就给她解释。没想到女儿认真的说不是的不是的,说我不懂,她说她今天早上听到爷爷在房里跟妈妈说悄悄话,爷爷问妈妈今年要多少压睡钱?妈妈说不要,这大过年的不要被你这老头子压睡。

压睡,我一听就懂。

女儿像不确定的问我说爸爸,压睡是不是,一个压在另一个人身上睡呀?

我当然说是啊。

女儿说那爷爷真坏!

爷爷真坏,为什么?我问女儿。

女儿就说是因为~妈妈都说不要压睡,爷爷笑哈哈的不正经,说~说不压睡就抱睡,压睡钱改做抱睡钱怎么?妈妈听了就笑了,低声说爷爷尽想坏主意,还说爷爷这老大夫原来那满肚子是坏水(我爸是退休的内科医生)!

又听了女儿这见闻,我蒙在当场,床上睡意已浓的女儿说爸爸,你不能压我睡,你太重了,你就睡我旁边,抱我睡好不好?说完,女儿就甜甜入了,可我是捏紧了那封压岁钱,陷入极为不安的揣测中...


打喷嚏会传染~

封城后,“新官肺炎” 传播方法可夸张了,什么气凝胶,粪口传播,还有传谣说打嗝,放屁也要当心,太近了闻到也会中招。

记得去年初,诺如病毒利害,送女儿上学时,我在车上嘱咐她要小心其他同学打喷嚏,如果同学在旁边打了喷嚏要马上走开,躲远远的。

女儿问为什么?

我说那是因为口水或者鼻涕喷到你脸上会被传染,会得病,女儿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忽然像想起来什么,跟我说爸爸你也提醒一下妈妈小心被传染。

我问:提醒妈妈小心被什么传染?

女儿说打喷嚏呀。

我说我打喷嚏会小心的,不会对妈妈打的。

女儿猛摇头说不是说你,我是说爷爷,我看见爷爷对着妈妈打喷嚏好几天了,真心妈妈被传染得病。

我一听马上又脑补...但总怀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的心态去对待,是呀,小孩子幻想力太丰富,对大人世界充满好奇和疑问,但看东西的角度和认知能力还不成熟,对事物看待大部分会自我填充的嘛。

于是我就自我感觉处之坦然的问女儿:爷爷怎么对着妈妈打喷嚏啦?

女儿说昨晚吃了晚饭后洗澡,洗过澡,妈妈让她在客厅看一会电视,打开电视之后,妈妈就跟爷爷走开了,那电视裏播的是新闻,女儿不喜欢,要找妈妈换动画片,然后在爷爷房门外看见爷爷坐在床边,妈妈蹲在爷爷床前,低头,头在爷爷两条大腿之间,不停的点头。

点头?我一想,懂了。就听女儿这时接说爷爷他呢就像好难过那,有时吁气,有时又抽气,哼哼唧唧的。

我还是尽可能往好处向,就问女儿:是不是爷爷腿脚痛了让妈妈给他搽药酒呀?

女儿又猛摇头说,不是,爷爷都没叫过痛,妈妈好像是要爷爷弄些什么,妈妈有仰起头低声对爷爷说:快出来呀,他快洗完澡了。

爷爷就说行,快了,吸蛋蛋,然后爷爷伸手放到自己两条大腿之间,飞快的动起来,像抖的那动起来。

抖?我也想到是在干什么了。只听女儿又像说故事那娓娓道来,她说妈妈呢就又低头下去在蹭什么似的,就是不停的点她的头。

我不知为何来了一句说:你妈妈可能又吃爷爷的海参了吧。

女儿想一想摇头说不知道,妈妈的头挡住了爷爷那只手,爷爷呢,过一会好像,不舒服似的说~啊~喷了,然后长长吁了口气,妈妈也~嗯的一声,仰起了头,不动了,爷爷伸在两条大腿之间的手动了好几下,也不动了,爷爷啊像爸爸你跑完步以后那喘气。然后~妈妈还是蹲,就是转了一下身子,伸手在爷爷床头拿起好几张纸巾往脸上擦~

我有点急了的问:你不是说爷爷朝妈妈打喷嚏吗,喷嚏在哪呀?

女儿嘟咀嫌我催促,就说爸爸,我刚要说嘛,妈妈转身的时候,我看见她的脸,脸上有白色的鼻涕,眼睛那好像也有,可我没看到爷爷张咀打喷嚏呀,你说奇怪不奇怪?

爷爷那可不是普通鼻涕啊,这是我自话自说了。

妈妈闭着眼用纸巾擦,悄声的像批评那说爷爷怎么不拿稳些呀!爷爷他呢,好像对妈妈的批评不在乎,自己揪裤子,系好皮带,边坏坏的笑,悄声朝妈妈说就想给你做面膜呀!女儿说完这象是给我报告了什么好人好事,子挺得意,像等我来奖她一朵小红花。

我真是~

语中就随便问女儿说:那你~你当时怎么不喊一下妈妈呀?

女儿说她不敢,说妈妈每次做面膜的时候最凶,这时候叫她,问她东西都会挨骂的。


老外豆浆~

隔离多天,好动的女儿闷得慌,只好全副武装的带她上街买买东西,到了商场,人稍多的地方我就避开,买完了家里的就买自己要的,咖啡豆。现在疫情,连星爸克也设座位,买了就让人滚,买豆的时候,店员问我要不要磨粉,我说我懒,磨粉吧。

女儿在一边奇怪的问我咖啡豆是什么的,我说做咖啡喝啊,女儿问咖啡怎么做的?

我说:是用咖啡豆磨粉,泡热水,就成咖啡了。

女儿一听就说那不是跟我们早上喝的豆浆一,都是用豆子磨的。

我特感动,这闺女脑子好使,马上称赞她有联想力,说:对呀!咖啡就是老外的豆浆。

女儿对我称赞不是很在意,只自言自语说她知道了,原来爷爷说的就这东西呀!

我一听,想到我老爸只泡茶喝,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的?

女儿说放寒假的一天中午,她玩玩具睡了,醒来想找妈妈,在我的房间找不到,听到爷爷房间有啪啪啪的响声,就走过去,在门前听到妈妈难过的叫,她心妈妈,正想问声妈妈是不是生病了,但就听到爷爷好焦急好紧张似的说:来了,来了,研磨好了,研磨咖啡来了。

这事情听多了,让我也踌躇,我真的该信女儿说的那些话吗?信,那这家可得败了,不信,心里憋得慌,可在这公众场合也不是分辨问题的地方,也就想把话题扯开,就对女儿说那是爷爷跟妈妈在房里玩...过家家吧!

女儿一面坚的说才没有才没有,妈妈那时在房里问爷爷什么呀咖啡,明明是豆浆!爷爷就说那是那是,你说的对,我的研磨豆浆要出来啰,是上面的咀喝呢还是上面的咀喝呀?只听妈妈也很急似的跟爷爷说就这咀,给我,然后像很不舒服的啊啊的叫都给我,全给我啊!

听到这,我也没了回避的念头,不由自主的又问:那你有没有敲门问妈妈和爷爷在房里做什么呢?

女儿说她没有,说她当时转身就走了,生爷爷和妈妈的气呢,喝豆浆也不叫上她。

听到豆浆这事,综合一下女儿说的见的,我是不能不排除这事情真有发生,可我,还是没想到该怎么办。


这是探热针!~

最近能上街买东西了,可到了超市商场门口就被保安用「枪」对头~制探热。

想起去年十二月下旬,天转冷,一天下午,老婆打电话说女儿突发高烧,幼儿的老师让家长把孩子接走,老婆说她有业务,到了外市不能赶回来,让我马上去幼儿接。

我把女儿接了后送医院,急诊排长队,我先给她挂号,护士拿起一支电子探热枪往我女儿额头一怼,嘟一 声,护士看了看显示屏说39度,高烧,稍等一下,说完就转身去安排。

我抱女儿,女儿小脸蛋红红的,特可爱,但就已经眼睛呆滞,可能身体不舒服,有小情绪,不停的问我什么时候才到她看医生?

我哄她说快了,扯话题让她分神,我故意问她:刚才护士姐姐拿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女儿回答说不知道。

我说:那是电子探热枪,跟家里的探热针不同,不用夹在胳肢窝,对额头揿一下,就能知道发烧到几度了。

女儿是懂非懂的应我说那赶紧给妈妈买一支,下次就不用麻烦爷爷给她量体温了。

我一听这,奇了,忙问她:爷爷什么时候给妈妈量体温啦?

女儿说前几天晚上我没回来吃饭,晚饭后她要妈妈跟她玩,妈妈说身体有些不舒服,给她手机,让她看动画片,自己要进房间休息,说如果爸爸打电话回来就找她接听。

女儿找爷爷跟她一起看动画,爷爷告诉她说妈妈发烧了,要照看一会,也进了妈妈房间。

女儿自己看了一会动画,也是关心起妈妈生病,就想去房间看看,到门外时听见妈妈在房间里像难过的那哼哼,一会说热,一会说硬,又听到爷爷说什么夹得真紧,又问到底了没有?女儿听妈妈在里头挺难过的似的,就拍门喊妈妈,又问爷爷说妈妈是不是病得很利害?

我问:那爷爷和妈妈在里头怎么回答你?

女儿说那时妈妈哼哼的声音停住了,然后爷爷先回她说妈妈没事,正照顾妈妈。女儿又问妈妈,什么热,哪里硬了,是不是哪里痛了?然后听妈妈说没事,只是发烧,爷爷在用探热棒她量体温,过一会就会出来了。

探热棒,怎么不是探热针?老婆当时肯定是说漏咀了。想到老婆被老爸的探热棒~

我一时气血翻涌,也不知是恨是痛,只得往下问女儿说:那爷爷和妈妈有出来么?

女儿说有,回到客厅看了一集熊出没,爷爷妈妈就出来,爷爷说给妈妈探过热了,没事,身体舒服呢。妈妈也笑了,推了爷爷一下,爷爷自个进浴室,妈妈就坐下来陪她看动画片和玩耍,直到我回家。


家里好声音~

放假在家,隔疫在家,我是想尽了办法让不能上街的女儿开心,可是什么室内钓鱼,套圈,羽毛球都玩过了,再难想出什么让女儿来劲的玩意,可昨晚翻看了几期中国好声音,今早我就想到了办法,下载了个电视唱BAR,在家里搞一场「我家好声音。 」

女儿表演欲本来就,在班级也是唱跳小先锋,这下四个大人围捧她的场,她可是十分来劲,在我故意encore下,一首接一首唱跳起来。

老婆和我爸爸陪看了好几首,我老婆就说今早阳光足,招呼我父亲忙到屋顶晒棉被。留下我给女儿陪唱,女儿唱了两首,可能看见身边缺了观众,表演欲望没刚才那么劲了,就让我唱一首。

我点了一首《堀起》,
「逆风展翅,腾空崛起!
向前 昂起头!狂奔燃烧热汗流。
向前 昂起头!炎黄子孙齐加油!
丈夫崛起高昂首,腾身一跃向胜利锋!
向前 昂起头,面对更高的追求,
有你为我大声吼,我会奋勇到最后!
向前 昂起头!炎黄子孙齐加油!」

唱罢,顿觉疫情隔离以来一身闷起一泄而空。

再看看女儿,一脸趣。我问她:爸爸唱得好吗?

女儿正儿不经的说,唱得还行吧。

我说:那怎么不给爸爸掌声鼓励一下?

女儿说那得妈妈说了算。

我问:为什么呀?

女儿说因为妈妈听过,她自己才听第一遍,不好打分。

我问:妈妈听谁唱过?

女儿说爷爷唱过。

我一听,不能不接问:是爷爷唱给妈妈听?

女儿回答是呀,在房间里唱。

我问爷爷一个人在房间里唱?

女儿说妈妈也在,跟爷爷在房间里。

听到这,我能不往下问吗!就问女儿:妈妈跟爷爷在房间里一起卡拉OK?

女儿说不是一起,是爷爷一个人唱,没有音乐,唱得比爸爸气势多了。

我问怎么个气势法?

女儿说爷爷唱得时候就觉得很用力气的那,是音乐老师教的那用劲在唱歌。

我说这你也能从门外听出来?

女儿没答这个,接还说:爸爸你还有一个地方比不上爷爷。

我马上问:哪里...比不上?

女儿说:爷爷唱歌的时候还会跟观众互动,我们班的音乐老师也是那么教的。

我问怎么个互动法?

女儿说:爷爷边唱边问妈妈好不好,爽不爽,来不来劲,深不深?

我一听这「好,爽,劲,深,」真比某领导说那白痴般智商的「多,快,好,省」还要恼火!顿时感觉全身难抑的刺痒,感觉自己是抑怒火的问了一句:你妈妈是怎么回答你爷爷的?

女儿当然没注意到我情绪变化,继续天真烂漫的说也没怎么回答呀,只是妈妈偶说声好,偶说声舒服,基本就是给爷爷拍掌鼓励。

拍掌鼓励?我问。

女儿回我说:是呀,就是啪,啪,啪啪的鼓掌呀!我在门外都听见了。爸爸呀,你要想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听,等妈妈下来,你唱一首让她听听就行啦嘛!

听到这,想起「向前 昂起头!狂奔燃烧热汗流。炎黄子孙齐加油!丈夫崛起高昂首,腾身一跃向胜利锋!有你为我大声吼,我会奋勇到最后!」那歌词,让我心头又是激动又是激痛,想那歌词,想那画面,一阵不寒而「绿」袭而来!



不可描述的运动~

今年说清明得云拜山,老爸说什么云拜不搞了,省心。我说那也没办法,一聚集,保不准会出事!

这时想起去年清明扫墓那天,老婆说来了月事,不到墓祭拜祖先了,本来让女儿也留家里,怕墓里人多,照顾不及,可女儿嚷要跟我,我只好把她带上。

墓在郊区,可能因为有三天假,第一天,人倒不多。会合戚友一起,拜祭很快结束了。

因为附近都山野地,旁边不远有小村落,空气景色都好,在拿车回家前,我就跟女儿到田野地散散步,走走,女儿突然指田地边一小木屋问我那两只狗狗怎么会这?

我一看,是一黑一黄两只土狗,黄是公,黑是母,黄狗骑在黑狗背上干那不可描述的事情。

女儿这问题不是不能回答,只是她年纪太小,得解释得好婉转才行,我想还是扯开话题算了,就跟她说这没什么呀,狗狗们在玩摔跤打架呢,这些呀小孩子不要学,是不好的。

女儿似豁然明白了的说:爸爸,我知道,那是大人才能学的,爷爷也告诉过我。

我愕然了,问她:你跟爷爷也看过狗狗打架?

女儿回答说不是狗狗,是爷爷和妈妈~

我一听傻了,女儿可没看出我一脸震惊,继续说起她那天偷偷拿起爷爷的手机玩,看到手机里的相片就有爷爷跟妈妈玩摔跤打架,也像那两只狗狗,不穿衣服的。

那画面一浮现,心沉百尺,自觉那时咀也颤了,只是还压那股震惊问我女儿:贝,你那时还看到什么呀?

女儿说她才看了那一张,爷爷就过来了,把手机拿了,不让她看,她嚷要看,爷爷就跟她说那是玩摔跤打架,是大人的运动,不能看,叫她不要告诉爸爸,答应买糖果她吃。

我问女儿:你就答应了?

女儿说她没有要爷爷的糖果,是要爷爷也教她摔跤玩,爷爷说那是大人才力气玩的,小孩子不行。

女儿见爷爷不答应就闹,最后爷爷答应她,等她长大了,上初中了,懂事了就一定教她玩一下。
女儿这才罢休!


叔叔还是弟弟~

多日不见外孙女,岳父母今天终于学会了手机视频这玩意。

晚饭后,女儿拉了她妈和我一起在床上跟姥姥和姥爷视频聊天,也只是她和老人一直在说,我和老婆都各自玩起了手机。

聊了好一会,老人故意逗孙女的问题都问了吧,突然,我岳母不知是不是借提发挥的问我女儿说「小靖,家里就你一个孩子,隔离这些天那么闷,要是妈妈给你生个弟弟,跟你一起玩,你说好不好鸭?」

我女儿想了想,张咀就说好啊,不过妈妈还没想好呢。

那头的岳母就说哦?妈妈没想好呀,妈妈是心你以后会吃醋是不是鸭?

我女儿这时居然爆出这一句:妈妈说不知道孩子生下来~嗯~是该叫叔叔好,还是弟弟好!

这下,手机里的岳母是蒙B,而我是万万没想到也没想到事情蒙B,但还没反应过来,我女儿又是一句更加惊天泣地的话来,她说昨天午睡,爷爷从妈妈身上起来时,妈妈说又射进去了?爷爷笑嘻嘻的说你不是让我多射点,弄大你肚子吗?妈妈打了爷爷一说生了下来,你孙女儿是管他叫叔叔呢还是叫弟弟呢~

这时我呆了,手机荧幕那小方块里的岳母也是O了咀,而这时才从自己刷手机的忘我状态中意识到情不妙的老婆嗖得从床上站了起来,她显得不知所措,脸色刷白,一时间不知说出什么话来。

女儿仍在认真的思想姥姥的问题紧接又爆出一句妈妈,你跟爷爷生孩子,那爸爸该叫他什么呀?

「小靖!!!」老婆终于发出歇斯底里般的惊声尖叫!

女儿被妈妈那情状得呆在当场,老婆猛的伸手要夺了女儿的手机~

「啪」

老婆的脸上挨了一巴掌,这巴掌把她打得身子也歪了,那是我打的,我站起来迎她,朝她脸上打了一巴掌,那是从相识相爱到到现在,我第一次,打了她!

女儿这时哭了,伏在被单上大声的哭了,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怪女儿,怪你自己。
「呜呀,我的老天呀!怎么会这啊~」手机视频传来岳母一声凄苦楚的哭喊,视频马上终断了。

在我眼睛余光中,老婆定了定神,伸手摸她的脸,也没说话,一转身出了房间,我听她一路到客厅,开了门走出家去,然后分明听到我老爸的房门开了,他象是在房门前停顿了一下,也步出了家门,在他关上家门前我听他说了句:对不起,立坚。

※※※※※※※※※※※※※※※※※※※※※※※※※※※※※※※※※※※※※※※※※

昨天晚上,老婆春给我发手机信息(她的微信圈我已经看不到了),她在信息里说已委托律师跟我办协议离婚,不要抚养权,也不要房子和财产,她调任到南方城市,希望我照顾好女儿成长。

我老爸,没信息没电话,没有告别,到现在将近一个星期了,没收到他一点音讯。我还是没能放下心里那股怨恨,本儿子的责任去找。

可人还是冷静了下来。现在想来,要不是女儿和岳父母那通视频,我就算听得再多,也不会随便揭穿,一来,我不犹豫,二来,我竟然发现,在听到老爸和老婆的奸情,我心里产生的厌恶和气愤并不是人人咀里说的那么烈,我也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起,我老爸和我老婆搂在一起,滚在床上那各种性爱姿势和吞精内射的淫荡画面,我激动的打了一次飞机,那次,获得了婚后厌倦期以来最大的欲望快感和激烈的发泄。

女儿在她妈和爷爷出走后第二天就问我爷爷和妈妈去哪儿了?我说妈妈到外地工作,爷爷回乡下了。女儿似乎都忘了那事,说等爷爷和妈妈回来后再一起唱卡拉OK,要爷爷和妈妈对唱,我随口问她为什么?女儿马上就说因为好听,说我在出门的时候,爷爷和妈妈在家合唱过,一首叫好心好报的粤语歌她最喜欢听,说完还哼起那旋律。

然后,我特意上网找那首粤语歌听听,才听了一小段,听不下去了,因为开首那几句就让我心情难受,其中一句歌词尤其让我自责和反思,歌词是:他不懂爱惜你,我乐意操劳。这十一个字我细味再三。

近年来,和老婆的感情的确转淡,夫妻在那回事上面,我是公事公办那应付。想起过去日子里,夫妻床上,我那应付过关的行为,不内疚。然而内疚责过后,我不禁回想起女儿跟我说的,爷爷和妈妈的那些事,独坐家中的我,此时扫视家里不同的地方,那些地方竟如幻觉般出现了~我老爸在我老婆身上各种「乐意操劳」的画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