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王家娃娃团是个相对特殊的圈子。
  因为都是被王家大鸡巴征服的,所以娃娃团成员除了喜欢群交轮奸的骚货属
性外还有个独特的肉便器粉丝属性;而王家男性满打满算也就是七个,短期内又
很难产生新的可用男丁,所以也不反对骚货们在其他可信圈子里“兼职”。
  自小美、林冰、张月妍进入王家后,王五王尧哥俩的三居室已经不用了,
隔壁父亲王佐林和王翠花、铭铭三人居住的也有些狭隘,一家八口人索性换了套
跨层同住,相互也有个照应。空出来的房子闲置,就给娃娃团成员当成了聊天
聚会的基地。
  
  “刘小嫚,你特么又光腚在屋里乱跑!”
  王明明跟铭铭进门就看见满眼的莺莺燕燕,有靠窗学习的、有临桌打牌的、
有堆坐在沙发看电视、玩手机的,还有两个女生已经一个半裸一个全裸正在嬉笑
打闹互相撕扯……里屋的门也虚掩传出阵阵人语声,一时竟没数清有多少女人。
反正暖气充足,姑娘们就穿的清,一片白藕手臂大长腿,长发飘飘小翘臀,春
光限。
  骚货们看见陌生人也不惊慌,依旧我行我素,也有几个笑眯眯地开始打量王
明明,或者整理姿容及衣物,不过是在把上衣往下拉、下衣往上提。
  刘小嫚保护身上仅剩的胸衣,光屁股跑过来告状道:“铭铭,这可不怪
我!是婷婷先动手哒!”
  “扯蛋!婷婷要是先出手,一下就把你扒光了,还能给你剩下个奶罩?”
  铭铭鄙视了恶人先告状的刘小嫚一眼,拍手叫道:“大家注意啦,我给大家
介绍一下哈——这位王明明,是我刚交的男朋友。”
  “哇——”
  女生们不管有事没事的,齐齐转头朝王明明望来,有惊呼的、有欢呼的、有
叫好的、有叫骂的,屋子里哗然一片。
  声浪渐息,立刻又有女生起哄,悠悠赞叹道:“铭铭你真讲究!肛交还得专
门预备个人……啥时候把屄交、口交、乳交的也带来给我们看看?”
  好容易平熄的房间里顿时又是叽叽喳喳一阵笑,期间还夹杂几声浪叫。
  铭铭也不生气,笑吟吟抬头划了个圈,扭头朝王明明示意道:“看!这就是
我家男人的后宫,厉害不?”
  王明明连连点头,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哎,哎,可不止这点人啊!”刘小嫚见状赶紧助攻道:“我们每周都是提
前排好队,早早送上门去给王哥和王爷爷肏的……咱屋里这些只是今天没排上队
也没来例假,又恰好没课才过来解解闷的姐妹们。”
  王明明目瞪口呆,惊道:“靠!这么多人!应付的过来吗?这咋肏啊!”
  “不刚告诉你是排起队来挨个肏嘛!”刘小嫚不屑地应了一句,奇道:“我
说铭铭,你这肛交的男票怎么像个菜鸟啊!”
  铭铭耸耸肩道:“他就是个菜鸟,昨天才让我破的处!”
  “哎……”王明明顿时想反驳初次进入女人的身体可不是昨天,细想如果按
第一次正常性交算成昨天也没错,忽见刘小嫚瞪眼睛伸手就朝自己胯下抓来,
赶紧一躲,惊道:“你干什么?”
  “哎呀,我就看看你鸡巴大不大!”刘小嫚连续两抓不中,顿时又朝铭铭抱
怨道:“铭铭你咋找的啊!这男票还会害羞呢——都进到这屋了,摸摸鸡巴还不
让,等会咋跟大家打招呼?”
  “你别刺激他啊!”铭铭奈道:“他不光害羞,还容易兴奋,刺激大了立
刻就喷!”
  “操,我不是害羞!她眼冒绿光的扑过来,老子还以为她要咬我呢!”王明
明停下躲避任由刘小嫚隔裤子抓住,怒道:“再说,谁家用鸡巴打招呼啊?”
  “我们家就用!”铭铭和刘小嫚异口同声答道。
  “哎呀,这鸡巴还真不小!赶上王哥了!”刘小嫚熟练掏出王明明鸡巴握在
手里,欣喜地道:“家里人太少,姐妹们都盼铭铭赶紧找个大鸡巴男人呢……
小菜鸟,没听过圈子里的顺口溜吗?听我给你念哈——”骚货就爱见狼友,挨肏
就像握个手。
  先当精液肉便器,再做鸡巴肉玩偶——听懂没?“
  王明明笑道:“你们觉得肏屄就跟握手一呗?”
  “不光是我们觉得,而是你也应该这觉得才对……”刘小嫚摇摇头道:
“别管想不想肏,咱圈里男人只要和骚货碰上了,那必须挺起鸡巴干几下啊!不
然还能叫圈里人吗?”
  王明明愕然重复道:“几下就行?”
  
  “对,握手嘛,随便动几下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
来,王明明骤然回头,只见一个英俊中带点邪气的青年正倚门望他微笑,继
续解释道:“其实这流程就相当于对个暗号,男人说,我知道你是个可以随便肏
的骚货;女人说,我也知道你是个能玩我的狼友。”
  “李佳哥!”
  铭铭见了来人,就要扑上去,被王明明一把拽住。
  王明明全身绷紧,护住身后,狠狠瞪门口喝道:“谁!”
  “呦呵,这小子感觉好敏锐啊!练过?”又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缓缓走进来,
锐利的目光在王明明攥铭铭的手腕上一扫而过,眸中涌起淡淡的笑意。
  “二哥!你怎么也来了!”这次铭铭更惊喜了,伸手推王明明嗔道:“你
抓我干什么!这是我二哥王尧!”
  王明明一愣,依旧没松手,瞪王尧问道:“你为什么对我有敌意?”
  “如果你家菜里的小白菜被一头给拱了,你会不会也想炖了那只?”
王尧微微一笑,不再理会紧张过度的王明明,对铭铭答道:“正好和李佳在一
起,听说你找人忙,就过来看看——你找到男朋友了?”
  “哎呀,他不算,还不是正式的呢!”铭铭小脸一红,赶紧岔开话题嘻嘻笑
道:“二哥你来的正好,可以我一起考验他——我想让你和李佳哥当他的面
狠狠干我一炮,看他答应我的事情能不能说到做到,嘻嘻。”
  “没问题。”王尧宠溺地笑笑,扬眉道:“但有个事——他既然不是你男朋
友,那就是咱的客人,你这对他可不是咱王家的待客之道啊!”
  “对啊!”铭铭抬手一巴掌排在刘小嫚的屁股蛋上,笑骂道:“你愣干嘛
呢?还不赶紧撅起给客人当肉便器,让他肏你的骚屄解解闷!”
  刘小嫚顿时喜不自胜道:“你让我陪他!哎呀,太好了,刚才我可想出好几
个段子准备你调教男朋友呢!”
  “哎,不行!不行!”铭铭连忙道:“让你当肉便器就是肉便器,不许开口
说话!更不用你我调教他!”
  刘小嫚苦脸道:“这么刺激的环境不让我发骚,你干脆把我嘴堵上得了!”
  “没问题,满足你的要求!”铭铭竟然真从兜里掏出卷胶布来,撕下一截啪
地糊在刘小嫚嘴上,笑眯眯道:“乖乖当好你的肉便器啊,不然我就换人!”
  “唔唔!”刘小嫚试叫唤两声,认命的转过身去撅起腚摇晃屁股,回头
拿眼神示意王明明插进来。
  王明明憋了半晌欲火早灼,赶紧三把两把脱下裤子,扶住刘小嫚的腰就挺进
去抽插起来。
*****************************

  “点名了!点名了!小骚货们,今天杀,见者有份,迟到不补啊!”
  铭铭见王明明进入状态,刘小嫚也没有偷偷把胶布扯下来的征兆,这才松了
口气,立刻指手划脚地嚷嚷起来,一边朝王尧笑道:“二哥,我这准男友还是个
新手哈,你先让他见识见识点名,杀几头,然后再干我。”
  王尧边脱衣服边笑道:“行,你说咋肏就咋肏. ”
  几个女生迅速打开灯,拉上窗帘,开始把自己脱个精光,不断有其他房间里
的女孩子听见召唤快步走出,娃娃团成员嘻嘻哈哈聚集起来,让本来十分宽敞的
客厅顿时有些拥挤。
  好在女生们经验丰富,眨眼间就面对面站成“S ”型两排列队(因为直线站
不下),然后伸手搭住对面女生的肩膀互为支撑的齐齐一弯腰,两排峰峦嶂的
小屁股就高高耸立起来。
  然后是齐声娇呼:“请主子点名!”
  “我操!”王明明顿时看傻,眼睛直勾勾地连肏屄都忘了,扭头叫道:“你
家也太牛逼了吧!”
  铭铭脸一黑,解释道:“我都说不让她们这叫,可她们就是不听,非得说
这才显得自己骚贱……我也没办法啊!我也很奈啊!”
  只见王尧和李佳已经一左一右走上前去,各自按住两边第一排第一个女生的
屁股挺腰就顶。
  王明明目不转睛地看,一边说道:“我不是说这个,不是她们叫的怎么
……我就是觉得,就是觉得你们这些骚货骚起来太他妈厉害了!真是只有想不到,
没有做不到啊……哎,我操,这就完啦?”
  “点名嘛,叫到就行,难道还能点起来没完啊?”铭铭不厌其烦地开始给他
扫盲道:“咱圈里点名有两层意,第一是体检,让男人看看骚屄和屁眼干不干
净,是不是准备好挨肏了;第二是表态,让在场的男人把自己两个洞都肏几下,
表示接下来玩的时候他们都可以随便肏这两个洞。”
  王明明恍然道:“明白了,所以这不是正式肏屄,难怪要叫点名呢!”
  “傻逼!”铭铭白了他一眼,笑道:“你先看啊,我也过去点个名,等会
杀时候再回来你扫盲!”说完也飞快脱光衣物,蹦蹦跳跳朝队列后方跑去。
  “哎……”王明明抬手叫了一声,怅然若失。
*************************************

  “小菜鸟,你女朋友马上就要被别的男人用大鸡巴肏了,快跟我说说有啥感
想?”胯下传来刘小嫚急不可耐的声音,原来她不知道何时偷偷撕开了胶布,正
笑眯眯地回头望他。
  王明明狠狠一顶腰,笑道:“你少在这挑拨离间,只要铭铭自己高兴,她就
算让人肏大了肚子我都认。”
  “啊!真猛,这下肏的好……看不出你还是个深情的小菜鸟呀!”刘小嫚耸
丰臀笑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还想叫回她?”
  王明明道:“就是有问题想问,不过等她回来再问也行。”
  刘小嫚赶紧道:“那你问我呀,圈里这些事情,铭铭懂得我也都懂!”
  王明明就问道:“那你跟我说说,你们女生要加入圈子都有什么要求?”
  “嗨,就这个啊?我以为是啥深度提问呢!”刘小嫚晒道:“主要就是有个
大家认可的推荐人,剩下那些生理要求和心理要求其实都可以慢慢培养,我这正
好也有段顺口溜,给你说说吧。
  三开双通一发到,随时随地随便肏,常用骚磕都会背,能喷能尿能媚叫。
  所有姿势全解锁,群战能抗连环炮,人兽器具都可以,松紧干湿包你笑……
咋,能听懂不?“
  王明明顿时懵逼道:“听不懂。”
  刘小嫚叹了口气,道:“嘴、骚屄、屁眼,这三个洞都能让男人肏叫三开;
能同时让两个男人肏是双通;能保持自己安全干净让男人放心内射就是一发到。”
  王明明赶紧道:“第二句我懂,第三句就不太相信了……敢情你们挨肏时候
喊的那些骚嗑都是偷偷背下来的,不是现编出来的啊?”
  刘小嫚让他气笑了,道:“废话,你编一个我听听?其实我们临场发挥的时
候更多,但有些特殊情——比如和这男人也不熟,关系场景啥的还没有发挥余
地,只能一个劲夸他肏的好、肏的舒服,还得夸上一个多小时不重!这要没点
准备,谁扛得住哇?”
  王明明奇道:“那你光叫床不就得了?”
  “让你问的我都想骂人了!”刘小嫚吸了口气道:“叫床那玩意是个女人就
会,光这么挨肏能显出我们骚货的本事吗?你以为只要想得开,骚浪就能当
个圈里的骚货呀!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儿啦!”
  王明明讪讪道:“就是你们也与时俱进呗……第四、第五句我也听懂了,你
再说说连环炮是啥?”
  刘小嫚笑道:“连环炮就是连环炮,直白点解释就是受得了几个男人连续狠
肏,让他们都能舒舒服服射出来……其实这后面四句已经不是对新手的要求了,
你要想听我就接说——哎呀,你怎么射了也不说一声啊!”
  王明明赶紧笑道:“没事,我体质特殊,射一发根本就不软。你快接说!”
  刘小嫚讶然等了会,发现他真的是在射完后马上就能若其事的继续抽插,
心中暗暗惊奇,笑道:“其实也没啥说的了,第七句呢,兽交这要求在圈里现在
还有争议,并不是制要求所有骚货都可以的……”
  王明明叹道:“我就奇了怪了,男人的鸡巴不好吗?为什么还要跟动物干?
就为了显摆你们贱?”
  刘小嫚摇屁股笑道:“你别说,还真是——最开始是谁发明的这玩法我也
不知道,反正就是有个骚货看男人们闲得聊、又懒得肏屄,她就找来几条大狼
狗干自己让他们看解闷……没想到这男人一看还真挺来劲,跟大狼狗一起
把这骚货一顿肏!”
  王明明奇道:“那后来呢?”
  刘小嫚道:“后来其他骚货一看,这男人愿意看大狼狗肏女人,看完了来劲,
就都把这招学去了呗……其实还不是圈里男人少给闹的,我们这骚货全都想方
设法逗你们开心,好让你们乐意肏!”
  王明明笑道:“不至于吧,男人还不是满大街都是?”
  “哎,你搞清楚一件事啊!”刘小嫚正色道:“男人是不缺,但性能力的
男人可就是稀罕物了!而且我们还不是欠肏,我是看在铭铭的面子才给你当肉便
器的……我们就喜欢像王哥这把肏屄不当回事的,爷俩、哥俩、朋友一起玩女
人就像吃饭喝水似的,心理上特刺激,你明白吗?”
  “就是贱!”王明明笑呵呵总结道:“不过这事真挺难,反正我现在做不到。”
  “你不用心,既然是咱们自己人了,大家都会尽力培养你!”刘小嫚指指
娃娃团成员们,笑道:“以后你没事就过来,这屋里的女人全都可以让你随便肏,
等你肏上几十个、一百个,自然就不把肏屄当回事了。”
  王明明奇道:“按你这么说,咋不多培养几个男人陪你们玩呢?”
  刘小嫚晒道:“有毛病啊!没你这么大的鸡巴,培养他干啥?再说我们也不
能上街随便拽个男人就告诉他我们这里有好几百个妹子想让他干吧?我们只是骚,
又不是神经病!”
  王明明乐滋滋道:“看来我认识了铭铭还真幸运呢!”
  “唔、唔唔……”刘小嫚突然不说话了,还把撕下来的胶布重新贴在嘴上。
原来铭铭那边已经点名完毕,正怒气地往回跑呢。
  “别贴了!老娘刚才全看见了!”铭铭气鼓鼓地撕下了刘小嫚嘴上的胶布,
眼睛瞪王明明问道:“看你们唠的挺欢呐,说——射几发了?”
  王明明笑道:“就一发啊,咋了?”
  铭铭转嗔为喜道:“呀,你还挺扛得住诱惑!她没拿骚嗑逗你啊?”
  刘小嫚耸屁股奈道:“想逗来……结果你家菜鸟问这问那,一直让我
给他扫盲圈里的基本常识,愣没倒出空来让我骚。”
  铭铭点头笑眯眯地道:“不错不错,恭喜你又掌握一项新技能,以后不但能
当人肉便器,还可以当人肉点读机,专门给圈里的新人做讲解吧。”
  刘小嫚笑道:“我是没问题,但这事关键得靠你啊——别忘了现在王家就剩
你一个没伴的啦!想要再进新人,你得多换几个男朋友才行!”
  铭铭和王明明顿时满脸黑线。
  
  
  
  
  
2-4

  “嗷……嗷……啊……嗷……啊!”
  一阵急促高亢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其中夹杂小声议论、嘻嘻哈哈的娇笑,
让人觉得有点诡异。只见点名结束后的娃娃团成员们变换队形,围沙发排出条
蜿蜒盘龙来,长龙中心就是沙发上的王尧的李佳。
  一名娃娃团的长发骚货背对李佳坐在他怀里,把双腿高高抬过肩膀。李佳用
鸡巴肏进女生的屁眼,双手从腋下钻过去紧紧抱住她,将她固定住。而王尧就站
在地上,从正面狠狠撞击女生的骚屄。
  王家人那驴一般的大鸡巴狰狞凶猛,每下抽插的角度都近乎相同,撞得小骚
货娇躯乱颤,可身体又被固定住,唯一能稍加移动的屁股也被大鸡巴插,最后
只能张大嘴“嗷嗷”浪叫宣泄身体上的快感。
  随王尧凶狠抽插,小骚货每浪叫三五声期间就会猛然伸长脖子、瞪圆眼睛、
小嘴张成“O ”型发出惨叫,而后浑身抽搐,就像屠宰场里被捅了一刀的。而
且惨叫的间隔也越来越短,不一会就没有“浪”只剩“惨”了,很快“啊”地一
声长长悲鸣,胯间的水流如注,娇躯软绵绵地瘫在李佳怀里。
  立刻有排队的娃娃团成员走过来,嬉笑把瘫软的女生抱走,换成下一个。
  “这,这就是杀?”王明明看的张口结舌,忍不住长叹道:“王哥不愧是
肏屄之神啊,我和他差太远了!”
  铭铭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对,这就是杀。不过二哥也没你想象的那么
厉害,其实是我们主动配合……每个女生挨肏之前都会把自己最不抗肏的姿势、
最敏感的位置告诉他,肏起来时还会主动他瞄准,尽量‘死’的快一点。”
  “我操!这也行?”王明明惊道:“那你们这图什么呀?”
  “好玩啊!”胯下的刘小嫚抢答道:“我们当一回,不但有高潮收,而且
还能锻炼性技,男人也特有成就感,一举三得,为什么不玩?”
  铭铭也补充道:“而且对圈里女生来说,肯让你玩杀才算把你当自己人。
因为你掌握了她的弱点,以后再干她的时候可就轻松多了……”
  王明明顿时兴致勃勃地朝铭铭望去,满脸跃跃欲试的渴望。
  铭铭笑眯眯地道:“傻逼,想把我也当杀?你就做吧!告诉你——这是
新手专用玩法!至于我早就挨宰了多少遍,敏感位置都快磨出茧子啦……哎,我
操!你这满脸失望的表情是啥意思!”
  铭铭狠狠瞪他,拍拍胸脯,大声道:“你是想听杀叫,还是想看喷水?
就我这水平,什么演不了哇!光是夸你肏的好、肏的舒服就能一个小时不带重
的,你信不信?”
  王明明又满脸古怪地望她。
  刘小嫚只好咳了一声,道:“铭铭啊,刚才我给他扫盲的时候说过这事……”
  “我操!王明明,你给我使劲干死丫的,让她多嘴!”
  拿圈里人人都会的技能去忽悠小萌新,还被对方提前知道了,铭铭不由也
是老脸一红,赶紧若其事转移话题道:“哎,傻逼你这姿势不对,手再往前点,
拽她的腰往鸡巴上使劲!动作不用这么大……我操,算了算了,你放开小嫚陪
我热热身吧,等会就该我当了!”
  王明明奇道:“你不说你不能当杀吗?”
  “谁说不能!只不过她们可以正常杀、普通杀,而我必须用大鸡巴长时间、
高度的杀!”铭铭转身撅起屁股,不耐烦叫道:“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快点!”
*******************************

  王明明移步换洞。
  刘小嫚站起身抖腿,用手揉屄口笑道:“正好我也累了,跟菜鸟肏屄就
是没意思……光知道提问题和闷头肏,连臊臊人唠唠嗑都不会。”
  王明明赶紧请教道:“那我应该怎么臊你啊?”
  “傻逼,这都问,太特么给我丢人了!”铭铭骂了两句,才想到有免费劳工
自己教学,于是口风一转道:“罚你好好和小嫚学习!哼,以后你要是敢拿一
的问题烦我,就把你鸡巴夹折!”
  刘小嫚倚到王明明侧怀,笑道:“真被你问住了——王家男人不咋臊人,我
们这些骚货成天研究男人的鸡巴、研究男人的技术,还真没研究过男人咋说话。”
  刘小嫚想了想,继续道:“按我自己被人臊的经验说吧,也就夸和骂两种。
夸我们身材好、活儿好、脸蛋漂亮啥的;骂我们骚、浪、开放啥的……其
实这事关键还是态度,你要能把肏屄当成玩,乐意跟我们一起玩,那你说啥都是
对的。反过来,如果你心里只想发泄和占有,那你说出花来我们也不爱听!”
  王明明如醍醐灌顶,若有所悟。
  “哎呀,快到我了!小嫚你接陪他……”铭铭忽然收回屁股抬腿就跑,不
忘回头笑道:“预备老公,好好欣赏我哥拿大鸡巴肏我啊!”
  王明明挠挠头,发现刘小嫚并没有接替铭铭的位置,而是很严肃的正色望
自己,不由奇道:“怎么了?”
  刘小嫚摇摇头,黯然低声道:“圈里没有和外人恋爱成功过的,毕竟大家在
观念上落差太大了……我希望你和铭铭不是一时动,可以长久下去。”
  “其实……我一直在害怕,我怕自己是在做……因为根本想不通铭铭怎么
会看上我?!”
  王明明想了想,坦然道:“还有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是一时动,动过
后再去试接受对方,比如变成圈里人——这点我倒挺有信心!因为某些原因,
我不光是个肏屄菜鸟,生活也挺空白的,正好你们教啥我就学啥。”
  刘小嫚一直盯王明明的眼睛,听完他吐露心声,这才展颜一笑,重新弯下
腰道:“那来吧,小菜鸟,你要学的东西可真不少……”
  “嗯!来了!”王明明一边挺腰插入,边笑道:“刚才你说的顺口溜挺有意
思,还有没有?再来一段?”
  “屄找鸡巴鸟找窝,骚货不怕狼友多。
  帅哥猛男都不要,就爱精液当水喝。“刘小嫚顺口又念了段,笑道:”这玩
意其实听两次就腻,还不如叫床助兴呢……哎,快到铭铭了,咱俩看戏吧!“
*******************************

  因为每个女人的敏感部位和姿势各不相同,所以王尧和李佳也有分工合作,
碰上爽点高的就一起夹骚货狠肏、碰上只有一个洞敏感的就分开各自为战,娃
娃团里最多的还是习惯被两个男人双插但只要求其中一个使劲,这时负责当肉垫
子的人就正好休息片刻。
  骚货们被摆布成十八般模,然后以平均两分钟不到的速度飞快“被杀”退
场,横七竖八地瘫软在沙发周围。
  队列最后一个人,是铭铭。
  王尧搞定倒数第二个女生,抬眼看见铭铭顿时大喜,赶紧将她按在沙发上挺
起鸡巴就恶狠狠地捅进去,笑道:“可算轮到我老妹了……这小骚货,又挑姿
势又挑力道的,真不尽兴,这一小会高潮能有啥意思!”
  铭铭搂住王尧的脖子劈开腿娇笑道:“高潮最没劲啦,谁要那玩意儿?她们
就是喜欢被你像杀一捅,多有意思啊!”
  李佳坐在二人身边,喘粗气笑道:“我爸学校里的女生也爱玩这个,我还
特意问了,她们说给咱这么‘杀’一回后就觉得特亲密,再玩别的更放得开。”
  铭铭笑道:“那是当然,陌生狼友见面就轮那都不算事,可你见哪个骚货刚
认识就给男人杀的?”
  李佳想了想,叫道:“哎真是,好像真没遇见过才认识就提这玩法的骚货呢!
算了,开工,快给我让个地方……对了,你不说让你小男友观战吗?离那么远怎
么看得清楚?”
  “是啊!”铭铭起身一边调整姿势,一边招手让王明明和刘小嫚来到近前,
笑道:“准老公,你没玩过双插,今天就看我这俩哥是怎么干我的——好好学
习经验,争取下次就让你上哈!”
  李佳这次换到了上面肏铭铭的屁眼,闻言摆手晒道:“别听她的,你要乐意
看就看,要想上现在就让给你!”
  王明明笑道:“铭铭让我看,我就看吧,主要没经验,怕配合不好。”
  “嗨,这还要啥经验?”李佳笑道:“你二哥在下面可能得注意点,怕把铭
铭顶飞喽,我这位置和正常肛交没啥大区别!想咋肏就咋肏,随便肏!”
  王明明顿时意动,试探朝铭铭望去。
  铭铭见状赶紧道:“哎!李佳哥,你不给面子啊!降级,给我喊姑姑!别总
忘了自己是谁!”
  “哎,姑姑!侄儿肏的您哪儿不满意,您说话,咋就不给您面子啦?”李佳
干脆俐落里叫了声,扭头苦笑解释道:“其实我比铭铭大几岁,不过我爸非得
叫王尧老弟,所以论起来王哥其实应该是王叔,铭铭就变成我姑姑了。”
  “咱各论各的,还是王哥顺耳。”王尧一边狠狠顶铭铭的骚屄,一边笑
道:“铭铭这不给男朋友上课呢吗?所以咱俩随便肏可不行,得让我这妹夫见识
见识圈里文化,对不?”
  铭铭耸屁股嫣然笑道:“还是二哥了解我,李佳你赶紧的,先跟二哥来
个交叉火力给这傻逼看看!”
  “我靠!你今天是豁出去了啊?”
  李佳猛然一挺腰将鸡巴深深埋进铭铭的直肠里,低下头看了两秒王尧的动作
后重新发动起来,两根鸡巴不再是各自为政,而是你进我出。王尧往上顶的时候
李佳就抽出鸡巴,等王尧抽出的瞬间再狠狠插入进去,好像两挺交叉扫射的机关
枪一肏弄铭铭的骚屄和屁眼。
  “菜鸟,看懂没?”刘小嫚很适时地介入进来,开始讲解道:“交叉火力就
是俩男人始终这你进我出的持续配合,关键在于速度啊,必须像王哥和李哥这
俩洞都是正常单肏的速度才行。”
  王明明认真看去,果然发觉王尧和李佳乍一看两根鸡巴上下翻飞肏的热闹,
其实动作极有节奏、层次分明,而且都是又快又猛。铭铭趴伏在王尧胸前高高撅
屁股,星眸半闭,娇喘连连,是显得格外娇媚。
  几个体力恢复快的小骚货纷纷过来看戏,一边伺候王李二男,不断把奶子
骚屄小翘臀往二人身上蹭来蹭去、主动送到手边给他们抓揉。同时她们也很自觉
让开王明明的视线,不耽误他看铭铭挨肏. 刘小嫚继续讲解道:“虽然铭铭在我
们之中活儿最好,但体质其实一般,就得这用持续性的快感先给她肏上劲儿,
然后再增加度她才受得了……”
  王明明听到这里如获至,赶紧说道:“这个你可得仔细说说,铭铭她一直
不让我狠肏!”
  刘小嫚摇头道:“这是你们俩的事,你们自己解……但我得告诉你,女人
不像男人,肏的太狠会伤身体的。别看我们成天又是群交又是轮奸,其实每个骚
货均摊下来也没多大度,真正被狠肏的次数每周一回就不错了……”
  王明明讶然道:“我看书上不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么?”
  刘小嫚道:“我也只说会伤身,没说能肏坏啊!最多就是躺两天的事儿。”
  王明明惊道:“哎,那可不行,两天也不少了!”
  刘小嫚笑道:“也看体质,新手还有被肏住院的呢,习惯就好……咱圈里女
人如果隔三岔五不被肏到爬不起来一回,那就说明她不是合格的骚货!”
  说话间就见铭铭突然屁股一抬,把股水箭喷在王尧肚子上,笑道:“我差不
多了,二哥再来会重炮,然后你们就随便肏吧。”
  王尧扶铭铭的细腰把她抬高少许,大鸡巴好像地对空导弹一狠狠炸进她
嫩屄里,顿时肏的铭铭尖叫一声,合不上嘴。身后李佳也一起开动,改成和王尧
同进同出的节奏,鸡巴像钻地导弹一进铭铭肛门里,压得她屁股都变形了。
  “噗!噗!噗!噗!”
  两门名副其实的大鸡巴重炮顿时在铭铭身上轰出连串巨响,肏的她娇躯剧颤,
骚屄和屁眼全都持续法合拢状态,屄里嫩肉和菊内粉肠不堪挤压的朝外翻涌,
骚水、淫液、肠油,争先恐后地流淌出来。
  “我操!真狠!”王明明见状惊道:“我看都痛,从来不敢用这么大的劲
儿肏铭铭!”
  刘小嫚赶紧问道:“那你快说说,你是心疼了?还是兴奋了?”
  王明明耸耸肩答道:“我说都没有,你信么?”
  刘小嫚惊了,奇道:“啊?这怎么可能,你是正常人么!”
  “真没心疼。”王明明认真解释道:“铭铭这骚逼总说她家人肏屄厉害,经
常狠肏她,那她肯定早就习惯这了,我心疼啥呀?”
  刘小嫚笑道:“那你为什么也不兴奋啊?看自己的女朋友被人肏成这,
不吃醋、不心疼、不生气还不兴奋,这可不对劲吧?”
  王明明奇怪地反问道:“我这不是在学习吗!如果兴奋还咋学?”
  刘小嫚顿时语。
**********************

  夕阳西下。
  娃娃团基地的小区里。
  “我操你妈!老娘又他妈丢人了……”
  铭铭软绵绵地趴在王明明宽后背上,一边用小拳拳捶他胸口,一边有气
力地骂道:“都怪你!”
  王明明毫不在意她的“按摩”,反手托轻若物的娇躯,乐呵呵笑道:
“丢人啥呀,不就是让你俩哥肏脱力了嘛,又不是没见过……”
  铭铭顿时愈发恼火,连声骂道:“肏你妈!操你妈!你一说我才想起上次丢
人也是因为你,全怪你!”
  俩人身后还跟王家娃娃团的刘小嫚和婷婷,陪同带护送,被他们逗得不住
掩口轻笑。
  王明明委屈道:“好好好,怪我怪我!”
  “你还不服气?”铭铭嗔道:“我本来打算让姐妹们先你治治,再带你见
家里人……没想到今天就碰见二哥了……结果我和他俩肏的时候一直心你说错
话,又怕你没完没了的早泄,注意力全放你身上了,不然至于被肏翻嘛!”
  王明明悻悻嘟囔道:“我咋没发现你注意我呢……哎,咱往哪儿走啊?不能
一直在楼下转圈吧!”
  “先去你家,带她俩认认门。”
  “认门?”
  “对啊!虽然你只是准男友,但也算半个王家人了嘛!可以享受一半的王家
男人待遇……”铭铭理所当然地笑道:“以后每天安排两个娃娃团小骚货,送上
门去给你肏,咋?”
  王明明目瞪口呆,自语道:“这也行?那我不就没法撸管了?”
  铭铭呻吟一声,转头奈地道:“他就是个傻逼,你俩看我面子忍忍吧。”
  已经笑弯了腰的刘小嫚和婷婷连连摆手。
  铭铭想了想,又把王明明的体质情大概交代一番,嘱咐道:“告诉姐妹们
尽量当肉便器,好让他早点习惯,实在有急事再逗他连射。”
  “他这体质还真像王家人!”婷婷惊叹道:“我有次和王爷爷闲聊,听他说
王家男人也不全是性欲旺盛,主要每天不射两炮就憋的生疼。”
  铭铭笑道:“对了,还有个事——他家环境比较简陋,你们别介意啊。”
  刘小嫚笑道:“没事,我们可以收拾收拾,让他见识见识咱娃娃团骚货
床上能战、床下能干的厉害。”
  婷婷则晒道:“对,我在厕所里都能高高兴兴让人轮呢,他家总比厕所吧!”
  铭铭听人提起厕所,眼波流转,表情渐渐柔和。
  这时王明明忽然后知后觉地叫道:“哎,铭铭,是不是以后她们来,你就不
来了啊?如果那就算了,我还是自己在家撸管等你吧!”
  三女闻言一愣,不约而同地咯咯轻笑起来。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