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5 新人

        李傥其实有司徒佩的电话号码,他随后就掏出了手机联系司徒佩。司徒
佩当然没有接听,李傥连打了几次都是转到了语音信箱。

        「可能在忙吧,算了,过会儿再联系她!」虽然没找到司徒佩,李傥想
也不急于一时,早晚能联系上,于是就驾车离开了联邦学院。

        谁料司徒佩就是不理李傥,电话不接短讯也没回,弄得他郁闷了两天,
直到贺老板的饭局之前还是没能联系上司徒佩。

        倒是贺老板订的晚餐还不错,让李傥是喜逐颜开。这顿饭山珍海味
俱全,当然也少不了洋酒助兴,让李傥的嘴巴停不下来。

        酒过三巡,贺老板就问:「老弟,账号查了吗?应该都到账了对吧?」

        李傥笑道:「没问题,您老哥办事我放心。下午我就转账给4S店了,待
会儿我带你去兜兜风,试试我的迈凯伦!」

        贺老板道:「好好好,收到就好!兜风这事儿还是适合你们年轻人啊,
我这身子骨可受不起折腾了!」

        李傥洋洋得意道:「呵呵,也是,我一旦飙起来连自个儿都怕的,哈哈
哈……」

        「呵呵呵,厉害厉害,果然是年轻有为啊!」聊完了风花雪月的事后,
贺老板最后话锋一转道,「其实我另外还有件事想拜托老弟个忙的!」

        李傥想都不想道:「说吧,我一定你办妥!」

        贺老板继续道:「其实说起来不是麻烦老弟,是要麻烦一下弟妹!」

        此时贺老板口中的弟妹自然就是赵茹雪了,原来他是要找赵茹雪客串一
下模特儿,忙拍些照片。

        贺老板解释道:「我那位老朋友刚搞个工作室,没什么资源,我自然要
忙的。以弟妹那么标致的身段,绝对能胜任的!放心,所有照片不会对外
公开的,只作为工作室的展示照片而已!」

        咋一听这要求,李傥心里是有些不愿意的。赵茹雪怎么说是自己的女人,
贺老板这么跟他要人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贺老板看见李傥那子,笑举起酒杯道:「来来来,喝酒,女人的事
哪用得犹豫的!你看亿达场的太子爷,女朋友都是按月换的!」

        两人干了两杯贺老板又道:「男人嘛不用那么早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
林的,何像你这的青年实业家,哪用得那么早娶个老婆放家里!」

        「青年实业家!」贺老板这么一说,让李傥顿时飘飘然地,好像自己已
经变成了李樘那的成功人士一般。

        贺老板又道:「老实说,真要娶老婆就娶个有用的,漂亮的就在外面风
花雪月就可以了,不用藏起来的!」

        「有用的?司徒佩?呵呵!」李傥的思绪完全被贺老板带动起来,心里
不禁又骚动起来。

        其实自打遇见了司徒佩后,李傥就对她念念不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缘得见司徒佩藏在太阳眼镜后的容颜,李傥最近几天都在想怎么能再见见她。

        虽然赵茹雪是李傥心目中的女神,但是和司徒佩一比,单是家庭背景就
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借李傥自己的经验,那司徒佩怎么看都应该是个身材标致的美人儿,
赵茹雪原本的优势也没那么突出了。

        又是几杯酒下肚以后,李傥一扬手道:「小事一桩,我明天就让雪儿找
您,反正她在家呆也没啥事,出去活动活动也不错!」

        贺老板拍了拍李傥肩膀道:「好,爽快!放心,拍完了肯定弄一份给老
弟你私人珍藏的!」

        李傥嘴上答应了贺老板,心里已经在憧憬:「反正雪儿名上是哥的
老婆,先晾也不怕。到时候把佩儿娶回来了,来个一王双后,呵呵,那还不爽
死了!」

        另外如果赵茹雪有些事干,李傥自己就可以花更多的心思在司徒佩身上。
这一来,赵茹雪也不会觉得李傥经常不在自己身边。

        李傥打好了如意算盘,晚上和赵茹雪一番云雨之后搂她道:「雪儿,
你知道我现在刚开始接手村里的事,幸亏有贺老板照,让我可以马上做出些成
绩!」

        赵茹雪道:「算你运气好,要不你这人吊儿郎当的都不知道怎么能说服
村里的人让你全权负责!」

        李傥道:「对啊,所以啊就要和贺老板打好关系,争取再多赚些!」

        赵茹雪其实对于之前贺老板算计自己的事仍是在意,心里并不愿意和贺
老板有太多接触。不过现在赵茹雪的希望已经在李傥上,为了他也只好将就。

        可是当李傥随后说了贺老板的请求,赵茹雪脸色马上变了。在赵茹雪心
里,一提起拍照的事就自然联想到和田满的事情,她实在是不愿提起。

        「不嘛,你这是怎么回事?」赵茹雪脸有难色道,「你什么替人家拿
主意的,还要我当什么模特,真是聊!」

        李傥道:「贝儿,贺老板现在是我的好搭档,我能不能干出点成绩来
就靠他了。何我也答应了,现在反悔不大好吧,你就当作我忙好吗?」

        看见赵茹雪没回应,李傥继续又道:「就当做是尝尝新鲜玩意儿嘛,拍
些回来让我欣赏欣赏也好嘛!」

        虽然李傥没说给谁拍摄,但是赵茹雪心里觉得贺老板说的那个新摄影工
作室就是指田满那个。

        之前的事情本来让赵茹雪觉得是泥足深陷,依了李傥后就算是上了岸了,
现在又再提起之前的事,她哪肯愿意再次涉足那黑缸里面。

        「不要紧嘛,就这一次好吗,以后我不答应了!」李傥诚恳地道,
「你知道只要我和这贺老板弄出些成绩来,接手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省得村里
人老是看不起我!」

        赵茹雪知道李傥虽然床上功夫比李樘厉害多了,但是确实是个十足的纨
绔子弟,将来要是把家产败光了自己也讨不了好的,心里不禁有了些松动。

        李傥劝道:「这吧,你先去看看什么情,要是不喜欢就不拍嘛!我
答应了人家,你怎么也要露个脸对吧!」

        在李傥的不断劝说之下,赵茹雪的脑中又再出现了和田满在工作室的画
面,她的目光变得有些茫然,但是隐隐中透兴奋之意。

        李傥看见赵茹雪没有一口拒绝,又在旁边加把劲地劝说。

        赵茹雪其实完全没有听到李傥的说话,她只是想拍照时候两根按摩棒
同时在体内震动的情景,哪种欲仙欲死的感觉犹如瘙痒般轻敲她心头。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何那玩法确实是……」赵茹雪心想,
「田满那家伙也不是粗鲁的人,再玩一次就再玩一次吧!」

        虽然现在赵茹雪有了比李樘会玩得多的李傥,但是她仍然法忘被玩
具刺激时的感觉,而且她甚至觉得那种感觉才能让她体验完全的快感。

        「好吧,我试试!」赵茹雪经过长时间的考虑,最后终于还是答应了。
正如赵茹雪所料,联系上贺老板之后,拍摄的地点果然就是田满的工作室。

        两天后的下午,李傥就开迈凯伦跑车把赵茹雪送到了工作室。赵茹雪
特意花了浓妆,打扮得娇艳如花,似乎已经准备好用享受的心情来进行拍摄。

        不过在去的路上赵茹雪已经想好,如果这次的拍摄有贺老板她就会马上
退出。这是因为田满虽然玩弄过自己,但是起码是开诚布公的,不像贺老板那么
工于心计。

        「呵呵,之前我就说不会那么快说再见嘛,你看,这不又见面了!」田
满见到赵茹雪很是高兴,赶紧招呼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赵茹雪假装发怒道:「告诉你,这次我可不会再像以前那的,不要想
再用那些玩具捉弄我!」

        田满笑道:「呵呵呵,怎么那么快就说不呢,你之前不是玩得很开心吗?」

        「你!别胡说八道!」赵茹雪瞥了田满一眼,心里马上已经想两根电
动棒同时插在阴道和肛门时的感觉。

        「我胡说八道?当真?」田满诡异地反问,「你难道就不想再试试吗?
难道你之前没有玩嗨吗?」

        赵茹雪这时候默然起来,看田满良久没说上话来。

        田满道:「呵呵,我看你是很想好像以前那吧!不过不好意思,老实
跟你说,今天的主角不是你,而是一位新人!你的任务就是要指导她怎么当我的
模特,怎么配合我!」

        「什么?新人?」赵茹雪不解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说今天你是老师,要教教新人怎入戏,怎全程投入!」田满
解释道,「其实很简单,你想想之前是怎么拍的,让那新人跟就好。」

        赵茹雪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件事,听说自己不是主角,一颗心忽然不知道
怎么办了,愣了一下才带疑惑问:「那就是说我不用真的拍,让那新人按照你
的要求做就行了?」

        田满道:「那就看你怎教咯,当然,言传身教肯定快一些对吧!你反
正可以爽一下,何乐而不为呢?不过呢,如果你实在没办法教好她,我可能就要
跟贺老板谈谈让你重出江湖咯!」

        赵茹雪马上道:「神经病,谁要来!」

        田满补充道:「这吧,我看你恐怕也是会忍不住的,待会儿你先做一
遍示范动作爽一次,然后让那新人跟就好了!」

        赵茹雪这次没有马上回答,迟疑了一下才说:「不,反正我让那人做好
就行了,我可不会什么言传身教的!另外你不用拿那贺老板要挟我,没用的!」

        「也行,也行!」田满道,「现在虽然你这么说,玩起来了可不一定哦!」

        虽然赵茹雪一直用硬的语气回答田满,但是她的心里已经在蠢蠢欲动,
胸口开始感到发烫,手掌也不禁轻轻地在自己大腿上摩擦起来。

        田满把赵茹雪的动作看在眼里,淡定地倒了杯水给赵茹雪道:「麻烦您
小憩一会儿,等新人来了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就在赵茹雪等待的时候,李傥已经开跑车箭一般地往联邦学院进发。
李傥估计没有大半天时间赵茹雪是不会完成拍摄的,他正好利用这机会去找司徒
佩。

        很不巧,今天李傥碰上的仍是那位保安。看那辆耀眼的迈凯伦跑车,
保安很快也认出了李傥。

        同的保安当然就是同的结果,李傥仍是吃了闭门羹。不过李傥倒是
不急,他准备今天就在门口耗,怎么也得等到司徒佩出来。

        除了正门,李傥上次已经侦查了联邦学院附近的环境,他还用一百块买
通了侧门旁边便利点的人通知他司徒佩是否离开,这次他可是志在必得的。

        在李傥等候司徒佩的时候,赵茹雪这边的「新人」已经就位了。来者原
来是小雪,她看到赵茹雪后两人都不禁惊呼了一声。

        「姐,咋们又见面了!」小雪拉赵茹雪的手高兴道,「本来我还心
今天要拍摄的主题,有你陪我就放心了!」

        赵茹雪看到小雪原本也是挺高兴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要拍摄的事,心里
顿时嘀咕起来。

        「怎么会是小雪?难道我要让她学我一吗?」说到底是熟人,赵茹雪
有种要推小雪进火坑的感觉。

        小雪没有留意赵茹雪神色之间的犹豫,和赵茹雪并肩坐了下来道:「之
前拍的我其实都表现得不错的,就是今天的要求有些特别,我还犹豫了一番。要
是早知道是跟你一起拍,我早就没问题咯!」

        赵茹雪心想:「原来她已经给田满拍过几次呢!听口气好像还没用上那
些玩具吧?」

        田满这时候道:「好了两位美女,要不先试试衣服再说,我也不想耽搁
两位的时间!」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赵茹雪心里有些急,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小雪道:「我没问题的,就是还有些心。要不这吧,姐,你先用那
些道具拍一下给我看看,让我不用那么紧张嘛!」

        「什么?我拍?」赵茹雪摇头道,「不不不,不用了,今天你是主角嘛!」

        「哎哟姐,来嘛!」小雪摇赵茹雪手臂道,「你先示范一次我就不用
心了!」

        「这……」赵茹雪犹豫,她根本没想到这位「新人」竟然是自己的熟
人,此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田满插嘴道:「这吧,一起来吧,二人组合也是很不错的
哦!」小雪马上道:「好啊,那也行,今天先穿什么衣服?我先试试吧!」

        「什么?一起来?」等到赵茹雪回过神来,小雪已经走入了更衣室内。

        就在赵茹雪看小雪的背影进入了更衣室的时候,李傥那边也有惊喜发
现,他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提一大包东西往联邦学院的正门而去。

        「嘿,这人怎么看上去像是……像是老李!」李傥寻思,「没理由啊,
老李为什么会来这,他跟联邦学院又没有干系!」

        李傥再一琢磨,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啊,他肯定是为了并校的事来的!
得了,我跟他一定能见到司徒佩的!」

        可惜李傥还是晚了一步,等到他到大门前的时候那人已经走入了校
深处,就算是喊也听不见了。不过就算赶上了没用,其实保安根本不会让李傥一
同进入的。

        正如李傥所料,这提大包东西的人正是四里村中学的现任校长李兴国,
他今天确实是为了并校的事来见司徒佩。

        司徒佩知道李傥也在校外,为了避免李傥顺带溜进来,刚才保安给她致
电的时候她就交待清楚了,只允许李兴国一人进校。

        这是李兴国第一次到联邦学院,进入校后看华丽的校舍惊叹不已,
心里早就在赞叹:「名校果然是名校,和我们那些乡下地方是根本没法比啊!」

        走到电梯前,李兴国连续按了几下按钮都没有反应,过了良久他才想起
保安吩咐的要用刚才拿的访客磁卡才可以。

        「果然气派,高科技都用上了!」李兴国就好像刘姥姥到了大观似的,
边走边回头,一切都似乎那么的新鲜。

        等到李兴国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除了惊叹于办公室的大小和装修外,
看到司徒佩的时候更是让他呆立在了门口。

        此时的司徒佩当然没有佩戴墨镜了,银灰色的长发依然遮盖住脸庞的两
边,唯一的差别就是此时长发的中间没有了墨镜,毫遮挡地呈现出大半张脸。

        李兴国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以他的经验,自从上次见过司徒佩后他就
想过墨镜之下的面容不会太差,但是他没想过真正看到的时候会让自己完全不知
所以。

        「Come on ,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愣在那干嘛,进来坐吧!」司徒
佩面表情地看李兴国,随即拿起杯子走到了办公室一旁的会客厅的三人长沙
发上坐了下来。

        一般情下,李兴国都会给美女归类,例如古典型的,可爱型的等等,
但是司徒佩让他有些犯难,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当李兴国望向司徒佩的时候,他只觉得那是一种自带气场的美感,让他
好像法接近一般,甚至连直视太久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