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6 擦脚

        今天的司徒佩换上了黑色的西服和卡其色的长裤,比初次见面鲜艳的服
饰更加稳重,让人看上去不怒自威。

        摘掉太阳眼镜后的脸庞显得年轻且美丽,就算把五官逐一拿出来欣赏也
是精致各有风采,合在一起后就更加不用说了。

        不过这美丽的脸庞带超出年龄的成熟,那是威严,校长的威严,一
种很美的校长的威严,仿佛有一股气场把人团团围住让人感到压抑。

        一般来说威严是属于男性的,还是上了年纪成熟的男性,但是此时偏偏
出现在司徒佩的脸上,让李兴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刹那间就呆住了。

        司徒佩喝了口水看李兴国的子皱了皱眉道:「坐下吧,有什么事直
说,是前两天发给你的工作清单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李兴国这才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在离司徒佩最远的
那张沙发上坐下道,「司徒校长吩咐的事都已经在办了,虽然时间紧迫,但是我
一定监督,保证下学期开学之前一切准备就绪!」

        司徒佩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还以为是有什么麻烦事呢!那……你今
天特意过来是另有事情咯?」

        「是,是有件事……」李兴国看了司徒佩一眼又匆匆移开了目光道,「
其实也不是……不是什么事,我只是、只是带了些物来给你!」

        司徒佩明显有些疑惑,看了李兴国一眼问:「真的,真的就是那么简单?」

        李兴国又看了司徒佩一眼道:「也、也不是,其实还想问问并校后校长
……不是,是我、我自己的工作安排!」

        司徒佩道:「哦,给你的报告上不是有人事安排了吗?所有四里村中学
现在的人员留任到10月底,如果有特殊情我们会另外通知的,你当然也算是其
中一员。你……是不满意补偿的问题吗?」

        李兴国接道:「我理解,我知道。只是司徒校长,其实我在那干了那么
多年,很多东西我都很熟悉的。除了校长的职位,我其实还能胜任其它很多位置
的!」

        「呵呵!难不成以你的资历你还可以当老师?」司徒佩淡淡地道,「李
校长,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要不就干脆退休算了!」

        李兴国赶紧道:「不用不用,我还有气有力的有气有力的,其实什么主
任之类的位置我也能干的,且我和村民也熟,有我在很多事情容易解不是吗!」

        这句话好像提醒了司徒佩什么,让她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在思考什么。

        李兴国趁此机会马上提起带来的那一大包东西往司徒佩那里递了过去道
:「司徒校长,先看看我带来的一些特产再说吧!」

        不知道是因为李兴国大意了还是因为袋子太大,那包东西往司徒佩身前
送的时候很不巧地碰到了桌面上的杯子。

        「」地一声杯子马上往桌边翻侧,杯里的水就往司徒佩的方向飞洒而
出。李兴国完全没想到有这个插曲,顿时愣在那里整个人都僵住了。

        幸亏杯子里的水不多,而且司徒佩反应也快,整个人往长沙发的远端迅
速地挪了一下身子避开了水花。衣服虽然没事,不过高跟鞋的鞋面上倒是沾上了
几滴水滴。

        司徒佩今天穿的是一双细跟尖头亮黑色的高跟鞋,鞋面看上去闪闪发亮,
那些水滴落在上面显得十分碍眼。

        李兴国刚才虽然得愣住了,但是目光没有离开杯子和水,此时当然看
到了司徒佩鞋上的水滴。

        不等司徒佩说话,李兴国早已把那包东西扔在一旁,「扑通」一下跪在
了司徒佩身前被弄湿的地面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兴国诚惶诚恐地解释
,下意识地伸手就抓向司徒佩的脚想擦擦。

        刚才洒出的水还没让司徒佩觉得是回事,但是李兴国的动作让她吃了
一惊,赶紧把脚往后提。

        可是李兴国的动作实在是太突然太快了,司徒佩脚还没动他就摸到了鞋
面。就在司徒佩的脚离开地面的一刹那,李兴国已经抓紧了鞋头,两人的动作刚
好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你!」司徒佩惊叫了一声,右脚的鞋子已经离开了她的脚掌。

        李兴国愣了一下,赶紧弯腰低头几乎趴在了地下,双手捧司徒佩的一
只鞋子前伸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想您把鞋擦一下而已!」

        司徒佩定了定神,看李兴国那窝囊的子有些好笑,直接一脚踩在李
兴国头上道:「是吗?那你擦啊!」

        「我……我……」李兴国踌躇了一下又道,「麻烦您高抬贵脚,我马上
擦!」

        「呵呵!」司徒佩冷笑两声,抬起了右脚翘起了二郎腿盯李兴国。

        李兴国赶紧稍微抬高了身子,拉回了前伸的双手在鞋面上擦拭起来,头
还是没有抬高。

        接司徒佩把右脚前伸到李兴国面前道:「看起来你头发上也不大干净,
擦完鞋还要我擦擦脚哦!」

        这时候李兴国其实已经放下了鞋子,他略一抬头,一只灰丝包裹的玉足
就在自己眼前。只见那只脚掌如跳芭蕾舞一紧绷,五只脚趾贴在一起往脚心
弯曲。

        灰色的丝袜不像黑丝那把肌肤隐藏起来,只是好像在腿上添加了一层
薄纱而已。司徒佩鲜红的脚趾甲在灰丝之下仍旧可见,还有脚背上的血管也是若
隐若现的。

        李兴国看这么只精致的脚掌,鼻子里还嗅到了带一丝汗味的体香,
忽然有种全身发麻的感觉。

        司徒佩没有发话,有些得意地看李兴国,还轻轻转动脚踝,让脚趾
头在李兴国面前画圈子,好像在引诱什么似的。

        李兴国看转动的脚掌,眼神渐渐变得有些奇怪。此时两人都没有说话,
气氛慢慢也突然起了变化。

        好一会儿,司徒佩懒洋洋地道:「怎么,你不是很想擦东西吗,怎么不
擦了?」

        李兴国依旧没有抬头,双眼只是盯司徒佩的脚掌,甚至一双眼珠子好
像都要往中间聚拢一般。

        突然之间,李兴国毫征兆地往前一扑将司徒佩的整只脚掌都握在手里,
接低下了头伸出舌头在司徒佩脚底从脚跟舔到了脚趾处。

        「放肆!」司徒佩喝了一声猛地收回右脚,然后用左脚踩在李兴国的额
头上用力一蹬。

        被坚硬的高跟鞋底踩一下当然不会好受,何还是用力蹬了一脚。李兴
国顿时往后翻坐在地上摸额头道:「是是是,是我不好,是我放肆!」

        司徒佩「唰」地站了起来,把右脚踩在桌面上,手伸入裤管里轻轻一拉,
灰丝丝袜就开始滑落下来。

        「脏死了,谁让你这么擦的!」司徒佩狠狠地瞅了李兴国一眼,然后弯
下腰用手掌心左右两边往下搓动丝袜,「不过这也可能是难为李校长了!你平
常的工作应该也不是擦鞋的吧!怎么那么鲁莽!」

        灰丝随司徒佩的动作卷了起来,越卷越粗,卷过脚跟脚掌,最后离开
了司徒佩的脚趾头变成了一块灰丝圆饼。

        李兴国一声不吭地看,脖子上的喉结明显地活动,应该是不停地用
力咽口水。

        司徒佩就这裸足穿上了高跟鞋,然后提起左脚,又再重复一遍刚才的
动作,把另一条丝袜也脱了下来。

        李兴国看司徒佩在自己眼前先后脱掉了两只脚的丝袜,两条笔直修长
的美腿忽然由暗变亮,从朦胧的美感变得直白诱人,让他完全呆住了。

        司徒佩接将两块灰丝圆饼举到胸前,用手将它们重新拉直了再揉成一
团,对李兴国的脑袋就丢了过去道:「呵呵!怎么,喜欢丝袜吗?拿去,打赏
你的!」

        被丝袜击中的李兴国好像如获至的子,居然真的捡了起来然后迅速
退回到刚才坐的沙发道:「是我鲁莽,是我放肆了!不过为了司徒校长,我什么
都可以干的,只要能留在村中学那为您效劳就可以了!」

        司徒佩笑道:「呵呵,是吗?为我效劳?」她忽然停止了说话,似乎在
看李兴国的反应。

        「您放心,只要能留在学校,我肯定为牛为马的!」李兴国很有信心地
道,「我的关系,保证给您把村里的关系都搞好!」

        「哼!」司徒佩一脸不屑的子道,「好了,你的意思我知道,没什么
其它事情就请回吧!」

        李兴国刚才放肆了一把,此时像是有些心虚,赶紧躬身子倒退往门
口走,离开的时候还不忘交待了一句:「司徒校长,记得看看我的物,我很有
诚意带给您的!」

        等到李兴国走后,司徒佩看自己转动的脚尖自言自语道:「奴才,你
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少能耐吗?不作为应该就是你最大的特点了吧,因此才能当
个窝囊校长那么多年!」

        随后司徒佩打开了李兴国带来的包裹,放在上面的就是普通的一些吃的,
不过在最底层放一个有些古怪的纸盒子。

        这个长方形的盒子看上去不像是放食物的,拿还有些重量。司徒佩打
开盒子一看,里面居然放一的钞票,不过她也懒得数个明白,约莫估算了
一下最少也有五万块钱了。

        「没用的蠢材就是没用的蠢材,我像是缺钱用的人吗?更何只有区区
几万块钱,能让我看得上眼吗?这的废物留有什么用呢?」

        司徒佩回到自己的座位想了一下,马上给郭玄光打了个电话。

        「小郭啊,明天你到四里村中学忙完以后抽个时间过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学校有些物要给你的!既然这次你不肯拿薪水,我们也要意思意思的对吧!」

        就在司徒佩聊电话的时候,李兴国已经走出了联邦学院的校门。说来
也巧,这时候李傥正好开车到了侧门那边,就这错过了李兴国。

        时间飞逝,一晃天夜就已经暗了下来,李傥自然还是没有等到司徒佩的
出现。眼看夜幕都要降临了,李傥觉得不能这么干等,只好再次找保安询问。

        「什么?走了?」李傥一脸难以置信的子,「不可能,我怎么没有看
见她出来?」

        保安摊手道:「确实是走了,可能是在侧门那边走的,而且离开有一段
时间了!」

        李傥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她开的那辆白色的保时捷那么醒目,怎么
可能离开的时候那家伙看不见呢?」

        保安似乎听到了李傥的声音,带嘲弄的语气补充道:「校长她今天好
像没开车,应该是有人接她的,晚上还有个宴会什么的!」

        「什么?岂有此理!」李傥破口大骂,「你这混蛋是消遣我来对不!」
说罢他猛地一拳就往那保安胸口直捣过去。谁想保安身手不错,微笑一侧身就
让过了李傥的拳头。

        一击不中的李傥也清醒了一下,转身离去的时候还忿忿不平地道:「哼!
你等,到时候看我怎么让你校长整整你!」

        一肚子气的李傥于是找了两个损友,随便找了个地方大吃大喝了一番,
十点多的时候就摸上了赵茹雪的家。

        这时候的赵茹雪早就返家,而且她已经洗完了澡穿睡衣躺在床上玩
手机,正准备随时入睡。半醺的李傥哪管赵茹雪是什么情,直接找到赵茹雪就
往她身上扑。

        赵茹雪看见李傥那个子顿时有些厌恶之情,双手就想推开他道:「干
什么呀,别乱来嘛!」

        「乱来?呵呵,我就是要乱来!」李傥眯眼睛看赵茹雪,眼里顿时
燃起数的火焰,一低头扒开赵茹雪的睡衣就在雪白的胸膛上吻了起来。

        「嗯……不、不……」赵茹雪此时性致全,而且李傥带一身酒气让
她觉得很不舒服。赵茹雪想推开李傥,但是身子早就被李傥死死压住,想挣扎也
是毫办法。

        就在赵茹雪被压得不得动弹的时候,她脑子里顿时闪出了之前在田满那
拍摄时的画面,因为那个时候她的身子也是法自由活动的。

        当时赵茹雪换上了一套和小雪一的深蓝色赛车女郎紧身裙,前胸还是
镂空设计,露出了乳房和锁骨之间的一大片肌肤。除此之外,身上就再衣物。

        赵茹雪脚下换上了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不过这双鞋子是绑带设计,
两条又长又细的带子从脚踝起缠双腿盘旋上升,几乎到了大腿根部才打结。

        穿上这的高跟鞋后赵茹雪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双连高跟鞋的网袜一
,把修长的美腿完全展现出来;再配合紧身裙,真的是十分性感。

        不过田满没有给机会赵茹雪摆上几个模特的姿势展现这份性感,而是用
一个铁架子将她压在了地面上,让她根本法施展。

        「啧、啧……嗯……」李傥把脑袋埋在赵茹雪的胸前,伸出舌头到处乱
舔。没一会儿他兴致一到,张嘴就咬住了赵茹雪的一颗乳头。

        「啊……疼啊……」疼痛让赵茹雪马上回到现实中来,埋怨似的拍打
李傥的肩膀。

        李傥哪管那么多,张嘴就是乱咬,随后又像是婴儿抱奶瓶那在两个
乳头上来回吮吸起来。

        「嗯。嗯……慢、慢点……」虽然不乐意,但是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
赵茹雪慢慢地感受到了乳头上的反应,又想起了今天拍摄时的情景。

        当时那件紧身衣因为胸前开了个大洞,衣服的边缘其实已经贴赵茹雪
双峰上边的边缘了。不知什么时候,赵茹雪的左边的奶子就跑了出来,田满顺手
就把一个跳蛋吸附在乳头上。

        这个跳蛋就这一直刺激赵茹雪,连绵不断的快感把她整个胸部弄得
酥麻不已。

        说实话,现在赵茹雪的感觉与使用跳蛋相比当然是不一的。不过有意
意地,赵茹雪的脑海里就是不断地出现拍摄的画面。

        现在的,过去的,现在的,过去的,赵茹雪脑子里如同播放幻灯片,
两种影响交错出现,让她越想越是兴奋。

        渐渐地,拍摄时候的那些过去式的幻灯片在赵茹雪大脑里播放的速度越
来越长。可能是因为与李傥随意地蹂躏胸部不同,拍摄时的刺激更加令赵茹雪觉
得享受。

        就在赵茹雪现实和回忆两种快感交替刺激大脑的时候,李傥也准备就绪,
他拉开赵茹雪双腿挺起肉棒就来了招直捣黄龙。

        李傥在司徒佩上积了一肚子的气,现在正是要发泄的时候,插进去以后
也不管赵茹雪什么反应,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每一下都带怒气般用力地往前顶
出去。

        「啊……别……啊……轻点啊……」赵茹雪被弄得浑身不自在,顿时又
发出埋怨的声音。

        和玩具相比,真正的肉棒相比当然感觉不一。没几下子,真实而烈
的快感就让赵茹雪从回忆里跳了出来,还不断夹紧了小穴配合李傥的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