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9 主角

        酒过三巡,靳璀宁的脸上泛浅浅的酒意,在灯光照射之下,原本就美
丽的脸庞宛如增添了一层诱人的光芒,让郭玄光看得是如痴如醉。

        靳璀宁手肘撑在桌面上竖直前臂把红酒杯举在空中,手指搓动杯脚让
酒杯左右旋转,眼睛看面前的酒杯又用余光瞄郭玄光道:「对女孩子还有些
手段嘛!」

        「什么?什么手段?」郭玄光没想到靳璀宁会这么说,迟疑了片刻才回
了一句。

        「呵呵!」靳璀宁嫣然一笑道,「还装,你看你那眼睛就只顾盯我
看不是吗?」

        郭玄光被靳璀宁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挪开了目光,嘴上想解释一下,
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靳璀宁看郭玄光不大自在的子,有些得意地继续道:「我看你啊,
上次肯定是骗我的,我可不信你没女朋友!」

        这回郭玄光倒是反应敏捷,马上就道:「没有,我真没有女朋友!人太
笨,不懂讨人欢心,没办法!」

        靳璀宁盯郭玄光继续道:「你看这餐厅的环境,还有西餐和红酒,肯
定就是常用的招数了!」

        「不不不,这怎么会是……」郭玄光有些百口莫辩的感觉,他自己觉得
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泡妞的人,更别说常用的招数了。

        实际上郭玄光根本没有考虑过要耍什么手段,他只是觉得和检察官吃饭
应该是要找如此档次的餐厅而已。

        「怎么?不敢说话了!」靳璀宁凌厉的眼神又再出现,眼睛一眨不眨地
看郭玄光道,「我看是你这小子对我有些好感,考虑要不要说实话对吧!」

        「我……」郭玄光被说得哑口言,好一会儿才道,「我可是甘拜下风,
我怎么能说得过你啊大检察官!」

        「好了,不逼你了!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哦,想追我可得拿号排队的!更
何,我对小弟弟兴趣不大!」

        看靳璀宁嫣然一笑的美态,郭玄光自觉已经醉了,他其实纯粹是抱
欣赏的角度出发,并没有想过男女之间的事情。

        饭后,靳璀宁似乎已经忘记了在村中学的不快,也没让郭玄光继续忙
驾车了。

        「今天谢谢你的款待哦,本来我还不想回家的,不过反正要送你回家,
就当作兜兜风吧!」

        听这句似曾相识的话,郭玄光不禁想:「我也算会泡妞吗?如果我会
此时就应该驾车带你继续下半场了!」

        回到家后,郭玄光不禁看了看自己的银行账号。之前在陈思妤那里拿了
十万,加上这次司徒佩的八万,算起来早就已经买一辆车了。

        「呵呵,其实要买辆车也不是难事嘛!」郭玄光暗自窃喜,不过他到底
还是不敢乱动这些钱。尤其是陈思妤那不明不白的十万,他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算完账,想起今晚的晚宴,郭玄光仍是兴奋不已。经过郎贤贤的事后,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女性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动,不过靳璀宁举手投足之间的美
态让他确实法忘。

        郭玄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又从床底下翻出来很久没碰的那些SM杂
志看了起来。

        看看,书里的主角仿佛变成了靳璀宁。不仅如此,郭玄光还仿佛听
到了靳璀宁在自己调教下的呻吟声,手也忍不住伸向了自己的裤裆。

        可能是郎贤贤的事让郭玄光压抑了太久,今晚他觉得特别的动,那种
欲望特别的烈。

        虽然只是对杂志的图片,郭玄光已经觉得完全足,何他早就把眼
里看到的当作了靳璀宁,底地发泄了一番。

        第二天,精神抖擞的郭玄光一大早就到了四里村中学继续工作。司徒佩
说是要来验收办公室,实际上是午饭后才姗姗来迟。

        「还行,不知道是这漆不错还是空调好,反正味道比我想象的要小了!」
司徒佩走入办公室,摘下了太阳眼镜到处巡视。

        算起来这是郭玄光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司徒佩的子,心里不禁赞叹道:
「高那家伙也没介绍错啊,这校长光脸蛋就一副明星的模了,还别提家里
的背景了,标准的白富美!」

        「小郭,电脑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司徒佩问完后,随手就打开了电脑。

        「没问题,一切顺利!」郭玄光回答完后又想,「就是看起来架子不小,
恐怕脾气也大吧,当她男朋友肯定得受不少气!」

        当司徒佩检查完电脑后,有人敲门道:「难得司徒校长过来,有什么要
忙的吗?」来者正是现任的李校长。

        司徒佩坐了下来道:「没有,忙倒是不敢麻烦的!李校长您有事吗?」

        李校长看了看司徒佩又看了看郭玄光,搓手道:「没事没事,没啥急
事,就是……就是过来看看……看看!」

        郭玄光看李校长那子分明是欲言又止,他也知趣,马上就离开了办公
室。

        当郭玄光刚把办公室的门带上,李兴国马上靠近司徒佩压低了声音问:
「嘻嘻,司徒校长,不知道上次给你的那些吃的怎么?还可以吧?」

        「哦,怎么会有此一问呢?」司徒佩没看李兴国,只是喝了口水道,「
既然是送给我的东西,难道不是好东西吗?」

        李兴国了一跳,赶紧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送给司徒校长的当
然都是好东西了!」

        司徒佩干笑了两声道:「那就好,是好东西就行!对了,你上次不是说
很能干吗,有件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办妥!」

        李兴国顿时眉飞色舞地一拍胸膛道:「只要是学校的事,没有我干不好
的,您就放心吧!」

        「当真?」司徒佩带怀疑的口气道,「我先听吧,不过如果你真的
能办成倒也是一件功劳!」

        李兴国半躬身子道:「洗耳恭听!我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回答得响亮,但是当司徒佩把事情说了一半的时候,李兴国的眉头
就已经皱了起来了。

        原来司徒佩要办的事是要找个地方重修四里村中学的大门,然后在大门
前修一条新的公路和现在梁山市的公路系统直接相连。

        主意其实是个好主意,这一来进入四里村中学就不用再走那些曲折的
乡村小路,所有车辆都可以绕过村庄地段直接到达中学。

        说实在的,这个方案实施起来也就是钱的事,对于联邦集团来说不是什
么问题,而且最初讨论并校的时候就已经被提及,只是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是因为新修公路会像是一把刀一把四里村的地方一切为二,基于风
水什么的理由,村里的老人家全部反对,其中也包括村长。

        李兴国早就知道这件事,现在司徒佩亲口提出,分明是要拿这个来刁难
他。

        「这娘们,收了我将近十万了,居然还给我提个这的要求,看起来想
留在这可没那么容易!」李兴国心里虽然急,但是紧皱的眉头反而慢慢松开了。

        「怎么,这事你怎么看啊?」司徒佩应该知道李兴国早就了解这事,
此时头也没抬,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李兴国立刻道:「事是大事,也关联挺的,确实是个挑战。不过司徒
校长您放心,既然把任务交给了我,我肯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

        司徒佩还是很平静地道:「是吗?那不错啊,我就等你的答复!记得哦,
有用的人肯定是会留在这里的!」

        送走了李兴国后,司徒佩也没有继续待在办公室的意思。说是要急用,
其实司徒佩也就是来检查检查,顺便看看郭玄光那边的情而已,没有要紧事。

        临走的时候,司徒佩吩咐郭玄光道:「这周我应该不会再来了,办公室
你我照看好。过两天应该还有个健身器送过来,放在现在办公室里的那个空位
就好!」

        郭玄光心里想:「怪不得里面奇奇怪怪地空了一大片地方,原来是这个
意思。这校长行啊,健身器和卫浴都设在办公室里了,连健身房都不用去了吧!」

        正如司徒佩所言,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有出现。郭玄光因为要配合装修
工人,实际上也不是很忙,基本上半天完事。

        时间转眼就又过了一周,这天下午郭玄光正忙,郭晓成发来了一个语
音短讯让他赶紧上网看个视频。

        郭玄光回道:「兄弟啊,我正忙了,什么视频那么紧张要我马上看啊?」

        郭晓成满是兴奋的语气道:「在工作?可惜啊不能马上看。记,晚点
一个人在家里看!这是我固定了手机用4K模式对电脑屏幕拍摄的,非常清楚的!」

        「什么东西那么神秘?」郭玄光想只是郭晓成小题大做,就没怎么上
心,一直到晚上睡觉前才想起这事。

        郭玄光躺在床上回看了下午的讯息,本来想直接在网盘上看的,谁想郭
晓成居然把文件给压缩了。

        「算了,不是4K吗,用电脑看算了!」于是郭玄光干脆爬了起来打开电
脑,花了好些时间才下载完那个文件。

        「唔、唔……」郭玄光解压完文件一开始播放,还没看清画面,已经传
来了一声女子的呻吟声。

        郭玄光了一跳,赶紧戴上了耳机,心里想:「这小子,发什么给我,
小黄片吗?不对啊,他不是一直说要独乐乐的吗,怎么会……还用手机拍给我?」

        这时候画面中的镜头从地面慢慢上移,接出现了完整的一个三角木马。
木马的一侧正搭一条修长的女人的脚,整条腿都被满是花纹的黑丝包裹。

        「唔……唔、嗯……」伴随销魂的声音,郭玄光明白这应该是一段SM
的视频。

        「不对啊,郭大少不是说对这个没兴趣的吗,为什么突然发这的东西
给我呢?」

        虽然郭玄光有些奇怪,但是很快他就被画面所吸引,因为那条黑丝美腿
确实看十分的诱人。

        那条美腿没有像一般坐在三角木马上的人那往下垂,而是往后弯曲搭
在了木马的后方。脚踝还缠绳子,和另一只脚绑在了一起。

        脚上穿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细长鞋跟顿时抓住了郭玄光的心,让他
看得目不转睛。

        随镜头的继续上移,女人的小蛮腰也已经出现在画面中。黑丝沿美
腿而上,把女人的臀部和腰部都隐藏了起来,让人恨不得扑上去一把撕开。

        「唔、唔……」在女人的呻吟声之中,那条小蛮腰轻轻地扭动,好像
很享受阴部与木马的摩擦。

        随后镜头慢慢拉远,女人的上身也出现在画面中。原来她身上穿的是一
件黑色的连身袜,全身都布满了花纹,把身体的敏感部位遮盖了起来,让人产生
一种朦胧的美态。

        连身袜从脚一直覆盖到了女子的胸部,并且连两条细细的肩带。露出
的雪白香肩与黑色的连身袜形成了烈的对比,不断地刺激郭玄光的眼球。

        更加令郭玄光兴奋的是,女子的颈部和前胸居然还有数条绳索捆绑,顿
时把他的睡意一扫而空。

        只见一条麻绳在女子双乳的下方打横而过,一直拉到了背后。另有一条
麻绳绕过颈后在胸前交错,然后从双峰中间穿过和乳下的绳子绑在一起。除此之
外,还有两条绳子在脖子前打结,然后分别穿过左右两边的腋下至身后。

        女子的双手则被反剪绑在身后,和胸前的绳子连在一起,完全法活动。
虽然女子的胸部不算是十分丰满,但是在绳子和连身袜的衬托下,随腰部的微
微扭动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姿。

        正在郭玄光看得饶有兴致的时候,画面中终于露出了女子的面目。只见
那人嘴里塞一个球状的口塞,半眯双眼,一脸春色。

        郭玄光心里一颤,再定睛一看,发现这女主角竟然像是赵茹雪。

        「这……这……怎么会?」郭玄光直接暂停了视屏,放大了屏幕再一细
看,「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视频中的人并不是一头长发,但是郭玄光和赵茹雪早已有过不少的
接触,他实在找不到理由来拒绝承认视频里的人是赵茹雪。

        「难道……难道郭大少也是因为……」郭玄光一想到此,马上联系了郭
晓成。

        「你终于看了,怎么,那个女主角像谁?」郭晓成连续追问,「是不
是很像?我可不敢确定,但是你跟她不是聊得可以吗,你觉得是她吗?」

        郭玄光当然知道郭晓成问的那个人就是赵茹雪,但是他不敢马上回答。

        「看来郭大少还不确定,我可不能那么轻率!」郭玄光隐隐觉得这事背
后太可疑了,犹豫了片刻还是回道,「有些像吧,不过不可能是那位嫂子的!这
东西你怎么来的?」

        郭晓成道:「买来的呗!花了我一百块呢!那网站国内看不到的,还不
让下载,我只好用手机拍给你看了!」

        「国外?那……那更不可能是嫂子了吧!」郭玄光好像很有道理地说,
「人家好端端地做少奶奶,怎么会有这些视频呢,只是有些像而已,你别想太多
了!」

        「那也是,其实我也不确定!想起来也是不靠谱的事,我可能是看洋妞
看多了,有些想念国内的美人了,嘻嘻!」

        一番聊天之后,郭晓成可能就不会多想了,反正SM也不是他的兴趣。但
是郭玄光是思绪万千,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短头发?难道是年轻的时候……也不对啊,子不像,看上去就跟之
前没什么两的呀!」

        这会儿郭玄光哪还能静下心来,看那视频不知不觉也是有些痴了。

        这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画面里,不过背对镜头,完全没有露出脸面。
那人拿一根按摩棒,在赵茹雪的胸前来回搓揉起来。

        「嗯、嗯……唔……」在按摩棒的刺激下,赵茹雪顿时兴奋起来,腰部
的摆动也明显加快了。

        渐渐地,赵茹雪的头也仰了起来,眼神里全是痴迷的神色,整个臀部随
腰的摆动在木马上前后蠕动。

        郭玄光看视频,怎么也想不到之前他眼中温柔娴淑的赵茹雪会有如此
疯狂的表现:「看不出来啊,女人有时候真的是太多变了,平时感觉好好地,居
然还可以这子的!」

        随后男人把赵茹雪从三角木马上弄了下来,松开了手和胸前的绳子。这
时候郭玄光留意到赵茹雪身处的地方布置得像是个小木屋一般,除了木马,两旁
还摆放了不少SM用的刑具。

        接男人推开了木马,又从旁搬过来了好些木桩子,手脚麻利的他两三
下工夫就把好几条木桩拼成了两条柱子。

        然后男人让赵茹雪站在两根木柱子前比划了一下,再分别用五根木棍从
高到低打横把木柱子连在了一起,弄成了个木架子的形状。

        这还没完,男人又拿出两根木条,水平地左右插入其中一条打横的木条
中,看起来就好像那木条伸出了两只木手一般。